军列停站时/四川省泸州市/宋伟

    作者:宋伟来源:原创时间:2021-11-18

微型小说

军列停站时

 

宋伟

 

军列在宝门火车站停了下来。车上的军人刚刚在军供站吃完饭,由于列车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因此站台上熙熙攘攘的都是在散步购物的军人。

这是一列来自东北正在开赴南疆的列车,车上装满了军人以及武器装备物资。这些军人是从全集团军几万人里,本着“好中选好,优中选优,强中选强”原则挑选出来的侦察兵。就是现在的特种兵。

李民就是其中一位。他是某师侦察连一排的一班长,是一位参加过全军侦察兵集训的侦察专业尖子,在全师侦察兵里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因参加集团军侦察兵比武获得第一名荣立二等功,提干的报告都已经报上去了。

李民所在班的战士向锋是一个城市兵,是一个来自黑龙江的煤矿子弟,也是一个活跃分子。由于李民经常给他补课进行侦察专业的训练,向锋和李民混得很熟,虽然李民已是超期服役4年的老班长了,向锋才第一年的新兵,但向锋跟李民说起话来却很随便,向锋在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老班长面前,完全不打怵。

“班长,你看远处那个烟摊,有个穿粉红色羽绒服的美女,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会遇见你的对象呢!”向锋调皮地说。他总是这样喜欢往有女孩子的地方凑,也喜欢逗女孩子玩。他是家里老小,被上面三个姐姐惯坏了。

是啊,李民何尝不想去看看,因为他的家乡就是宝门火车站所在县的。因为即将赴南疆参加边境防御侦察作战,为了不让自己处了一年多的对象和家里人知道而担心,他是三缄其口,在长白山集训的半年时间里,跟对象和家里通信时他一个字都没有透露过。李民想,万一在这里遇见了熟人朋友,甚至是像向锋说的遇见了自己的对象,那可就麻烦了,就露馅了。他不敢往下想。

“我不去!要去你去吧,你给我买两包烟回来就是。”李民说。向锋拉了李民一把,“走吧,饱饱眼福嘛!”

李民还是不去,向锋只好一个人随着三三两两的人群向烟摊走去。

“美女,你老乡要上前线了,给两盒并蒂莲香烟犒劳犒劳吧!”向锋的眼神盯着姑娘半开玩笑地说。

姑娘正聚精会神,不声不响地摆着香烟,她听见向锋的话后,看了向锋一眼,没有怎么搭理向锋。因为她感觉这样的话是在开玩笑,她并不在意。

姑娘名叫崔媛媛,就是宝门一个乡镇的人,21岁了,个子有1.62米左右,虽然是冬天,穿着羽绒服大衣,但透过羽绒服也能看出她婀娜的身姿。她刚刚在火车站摆摊卖烟不久,虽然时间不长,但她深知火车站车来车往,人多嘴杂情况复杂,作为一个年轻女孩子,她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不愿意和陌生人开玩笑。

这时,集合的哨声响起了。远处的一排长吹完哨,冲着李民大声喊道,“一班长李民,清点全排人数,立即上车,列车马上出发。”一排长是广东人,嗓门大,喊口令是他的绝招,声音又大又洪亮,在师直属队是出了名的。

这一声一班长李民,在嘈杂的人群中传到了烟摊,传到了正在摆弄香烟的小崔姑娘的耳朵里。“谁?李......民!”姑娘惊愕地抬起头,迅速踮起脚尖往人群中搜寻。

“我们班长就叫李民,他就是你们宝门人啊,你们认识吗?我刚刚说要你给两包烟犒劳犒劳,就是说的他。”嘴贫的向锋一边掏钱一边向姑娘介绍。

姑娘的双眼顿时充满了喜悦,声音急切又有些颤抖,她迫不及待地问向峰,“解放军同志,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是要去哪里啊?”

向锋见姑娘主动问话,便打开了话匣子,“我们从东北过来的,都在铁路上跑几天了。我们李民班长一直都瞒着自己的对象,说是等我们凯旋归来的时候,提干了,再把这个胜利的喜讯告诉对象和家里人!”

“向锋,赶快上车,还磨蹭什么!”李民在远处清点人数后发现就差向锋,朝着向锋大喊。

姑娘仿佛从嘈杂的人群里,通过声音听出了是自己熟悉的对象李民,一慌张,刚摆整齐的香烟打落了一地。

呜,呜......军列的汽笛在呼唤,向锋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车厢。

这时,反应过来的姑娘从地下捡起两条并蒂莲香烟边跑边喊,“李民,等等我,我是你的小崔......”

军列喘着粗气,拉着长长的汽笛,由慢到快,一路向南飞驰而去。


                宋伟QQ邮箱:49345500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