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177)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11-28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五部:泰山除魔

第一百七十七章节:黑白无常入后宅,三鬼潜伏花园里。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霹雳神魔赵楠異一个人留在墙外,其实因霹雳神魔赵楠異不会轻功纵跃术,白无常欧阳山和黑无常上官云再三嘱咐留神观察。这时霹雳神魔赵楠異只好重新走回到竹林深处,一直走到拴马的地方坐下来观察着王府的动静。
  再说高墙上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几个人,只见五个人蹲伏在三丈高的墙头小声嘀咕了几句便分兵两伙。一伙以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二人为主,猫着腰顺着王府高高的围墙往西北方向而去。

另一伙以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三个人为主,顺着王府高墙往东南方向一直越过高高的两层门楼便进入了安乐王府。

咱们话开两头单表一枝,再说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顺着高墙往西北而去。不一会功夫,二人便来到了三重院落的走廊甬道檐顶之上。这时白无常欧阳山拽了拽前面黑无常上官云的衣服,冲着黑无常上官云指了指三重院落里边湖光山色之中的凉亭。只见这个王爷府实在太不一般了,原来这个三重院落里边却是一个水中亭台楼阁群落,在巍峨的水中高高的楼群最前边是一个荷花池塘。

只见这池塘中间有一条木制弓字形游览九曲廊桥,而院落四周边缘却是长长的回廊甬道通往二重院落与四重院落,回廊的甬道全部用青砖和石条铺设的通道。这三重院落里边回廊贴墙下却是碧绿成荫的花草树木和苍松古柏。再看看东西两岸的廊桥回廊依墙而建,直接通往北边荷花池塘后面的三层木制亭台楼阁紧紧相连。在东岸池塘北侧还有一级级青石台阶延伸到荷花池塘水中,而荷花池塘东岸边上依靠着一只红漆的雕梁画柱的大游船。此刻荷花池塘里边慢悠悠划过去一条小花雕木船、那摇橹摇摇晃晃荡荡悠悠飘动而去,远远望去恰似一幅活动中的江南水乡采荷水墨画卷。那由远而近的吱——呀——吱悠扬的摇橹声中,北岸水中的亭台楼阁楼群在一派朦胧的雾气中展现,时隐时现。而在荷花池塘西北方向却是一座小小的石拱桥,空中的半圆与水中的半圆连成一个虚实相间意象万千的圆,恰似云雾之中时隐时现、时有时无的月牙儿一样。远处的江南水雾之气愈来愈浓重了叫人浮想联翩,而东岸池塘北岸上的五级台阶临水的地方,依旧是苔藓遍地、青草丛生隐蔽于水泽雾气之中。
  此刻,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蹲伏在回廊甬道檐顶之上东张西望,突然白无常欧阳山一拽黑无常上官云的胳膊凑近耳边小声言道:“上官兄,你看远处东墙外边,那不是一个道观吗。”这工夫再看黑无常上官云悄悄站了起来,顺着白无常欧阳山指引的方向观望着。只见远处遥遥相视的是翠绿的笼瓦和白白的墙壁,就在高高的白色墙壁外边却是一大片洼地,洼地里边一大片竹林之中隐约有一座道观,偶尔有烟雾升腾于竹林深邃的翠绿之中。这工夫黑无常上官云看着看着突然一拽白无常欧阳山说道:“欧阳、走,过去看看那个道观是什么去处。”此时的白无常欧阳山扭头急忙问黑无常上官云:“那咱们不与老鬼们聚合了?”这时黑无常上官云好像没有思考什么,便启身顺着墙脊往东边竹林道观方向奔跑而去。于是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运用轻功弯腰沿着墙脊往东边而去,这二位恰似猿猴狸猫一样轻如鸿毛,一转身工夫便消失在了东部竹林深处。

咱们先不表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二人奔竹林里边道观而去,回过头来再说一说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三个人,只见这三个人弯腰脚下轻点墙壁上的琉璃瓦脊,好像三个游荡的幽灵魂魄一样飘飘悠悠便来到二重院落里边。再看这二重院落正北是一排二十多间红墙碧瓦、飞檐斗拱高大森严的殿宇式房屋,可以说是高大威严的房屋更显得主人的不同与特殊。

只见房屋正中央是五间大小的正殿式宽敞而明亮的雄伟殿宇,东西两侧还有卧室和客厅以及客人居住的侧厢房。再看东西两边的侧厢房足足有二十几间房屋,纵横两厢的东西厢房宽敞明亮,宽阔的大院天井周围全都是各种花草树木和刀枪架子。

这时,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三个人已经飘然降落于院内,三个人分头埋伏在树木和花草丛中观察着前边正房里的动静。

这工夫只见左侧厢房之中走出来两个奴婢模样的人,手中端着漆盘分成前后纵队顺着回廊甬道往正房走去。此时树丛苗圃之中的鬼无影看着这王爷府二重院的雄伟正殿,心里想唔呀老瓜饺子的,这王爷府正殿都建造的这么威严高大,这他妈的得搜嘎多少民脂民膏,这得多少银子才能建筑起来如此豪华威严的王爷府和后宫宅院,这也决非一等二等王爷侯爵住得起的府邸,难怪叫他妈的王爷府。就在这工夫鬼不灵悄无声息幽灵般来到鬼无影身边,此刻鬼剃头早已经悄然来到鬼无影身旁,就这样三人隐蔽于树丛苗圃之中观察着正殿的情况。

这时,鬼不灵伸手指拽了一下前面鬼无影的后背衣裳小声说道:“师弟,你看,有个道士走过去了。”此刻三人蹲伏于苗圃的花草丛中,一直看着东边远处崎岖弯沿的回廊甬道走来身穿八卦仙衣道袍的人。只见此人身高八尺左右、宽宽的肩膀、上宽下窄的身材,瓜子型的脸蛋、小老鼠眼睛、眉毛中间一颗黑痣、小小的山羊胡须。往身上看此人穿着五彩八卦仙衣道袍,左右掖下织锦彩带印有乾坤符号,随着快速行走时而飘飘荡荡、时而悄然飞逸落花如云。此人头带如意五行天罡水火道士冠帽,头冠帽帽盔为三清上阳派代表型状的湘绣符咒。这圆圆的冠帽周围云锦湘绣织锦,中间空心一缕头发盘成云鬏形状,油油黑色的青丝圆鬏局部露出。冠帽周围用金丝绒线刺绣成五行金色小篆体,额头上冠帽正中央镶嵌着一块拇指大小的天然和田美羊脂白玉,四四方方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无瑕的光茫。腰中系着水火蓝色丝绦锦绣织带、脚下穿着一双云履大洒鞋。再往道人背后观看,背后背着一把古色古香的七星钻石宝刀。其实这把七星宝刀有点特殊,因为这把宝刀手柄处是镶嵌着七颗猫眼大小的夜明珠,随着周围光线的明暗而闪耀着离奇的光茫。再看这个道人左手捧着一柄二尺多长羊脂玉打造制成的玉圭,显得十分特殊而怪异离奇。 

此刻鬼不灵又拽了一下鬼无影的衣裳说道:“哎!师弟,你看这个道士好像是七星派的绝命老道哭不真么。”这时鬼无影扭头冲着身边的鬼不灵和鬼剃头小声说道:“唔呀,泥鳅鳅,唔叭叭,老瓜饺子的,吾呀王八羔子的,这老遁正是绝命老道哭不真,连他我都认不出来了,还当什么闽西三怪,泥鳅鳅的,这个老怪物还拿着上古时期的那个玉圭呢,这个吾呀老瓜饺子,三十年没有出江湖,他这个混帐王八羔子的在这里眯着呢!”

这工夫鬼剃头有一些微妙的生气与激动,挺了挺身体想站起来要冲过去。这时鬼无影伸手一把紧紧拽住鬼剃头的左胳膊一使劲,再看鬼剃头“扑通”一下便坐在了地上。鬼无影急忙按住坐在地上的鬼剃头小声言道:“老瓜饺子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哥仨今天来干什么的,急什么,小心鬼手书生夜里独行客,那是他的师傅,传说也居住于此地,小心一些鬼手书生夜里独行客才对,咱们哥仨捆扎一块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此刻鬼不灵和鬼剃头二人这才好像明白了一些,于是二人急忙点头又重新蹲伏进花草丛中。

就这样,三个人蹲伏于花草丛中好一会,鬼无影一看没有什么人进出了。于是乎扭头冲着鬼不灵和鬼剃头二人小声说道:“唔呀,老瓜饺子,泥鳅鳅的,走,咱们进正殿看看,再顺着东边出府和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会和去。”老大、老三,走进廊子!”鬼无影冲着身后边的鬼不灵和鬼剃头小声说了一句,而后运用矮子功脚尖点地便踪影不见。此时鬼不灵和鬼剃头一看,这倒好话也到了人影踪迹不见了。  
  鬼不灵和鬼剃头一看,我们也别傻子似的,二人腰一哈丹田一叫劲,脚尖点地…”身体腾空而起,一阵风似的便追赶到了鬼无影身后。就这样三个人运用幽冥之术,身体好像猴子似的腾空而起,脚尖点着花草的尖儿嗖幽灵一样静悄悄便飘出了院落,三个人哈着腰夜行人似的往东边回廊甬道奔去。

就这样三个人哈着腰不一会功夫便出了小树林和苗圃。这时鬼无影轻声说了一句:别出声,房间里有人说话。三个人快速地来到了正殿房屋窗户下边。

鬼无影一看这个地方不错即可以隐蔽,又可以观察房间里的动静,而且还不易被发现。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