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英雄张建刚/四川省泸州市/宋伟

    作者:宋伟来源:原创时间:2021-11-29

报告文学      

 

侦察英雄张建刚

 

宋伟

 

有个军事爱好者,喜欢和我聊聊军事方面的事情。

一天,他在群里@我说,1979年3月以后,南疆基本就没有战事了。我看见后,整理了一下思路,是这样回他的:是你不了解那段历史。我作为亲历者之一,就给你讲讲我所亲历的战场战斗中的那个侦察英雄吧!

其实,在上世纪整个八十年代,许多英雄战士用汗水、鲜血和生命,在南疆续写了革命英雄主义的壮丽篇章。

当战友们为激烈鏖战了几天几夜换来的胜利尽情欢呼之时,当战友们佩戴着军人崇高的荣誉——军衔,坐在电视机前欣赏精彩节目,共同品味和平安宁生活的甘甜之时,亲爱的战友,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呢?

此刻,你一定会饱含激情地说,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战斗胜利,换来国家安宁和人民幸福而英勇献身的先烈们。

是啊,每一位经历了生与死、血与火考验的胜利者,都是不会忘记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英烈们的。因为倒下去的只是烈士们的躯体,而树起来的却是一个个无私奉献、勇于牺牲的英雄战士的光辉形象。

在南疆侦察作战中涌现出来的众多英雄人物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原勇士部队组建的第13侦察大队3连副连长张建刚烈士,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

 

 

张建刚烈士是河南固始人,1962年出生,1982年入伍,1984年入党,1985年提干。历任战士、副班长、班长、排长、副连长。在1988年9月15日的边境侦察作战中壮烈牺牲。战后被原成都军区追授“侦察英雄”称号。

谁不知生命可贵,谁没有幸福渴望。可是,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我们英雄的张建刚烈士,在生命的紧要关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战友的生命。只要战友安全,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是何等崇高的无私奉献和勇于牺牲的精神啊!

“9.15”战斗中,他右脚被手榴弹炸成重伤,全身被弹片炸伤108处,火化后骨灰中有108块弹片。他没有半点畏惧和退缩,十分冷静,并不断安慰前来抢救他的接应组战士们:“没事,我没事的!”

当他从昏迷中醒来,隐隐听说侦察参谋曹均华负伤后,他对接应组战士高远钢吃力地说:“小高,你别守着我了,赶快去抢救曹参谋!”高远钢听到这饱含战友情、同志爱的话语时,鼻子一酸,眼睛一热,两行热泪掉在了洒满战友鲜血的担架上,禁不住伏在副连长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多么催人泪下,动人心魄的情景!在今天看来似乎遥远,但这却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战友身上的悲壮一幕!只有我们的英雄战士才能有如此崇高的军人情怀!

1986年11月的一天,已入党、提干的张建刚,突然收到哥哥的来信:“由于父亲年岁较大,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吐血。加上姊妹几个都没有正式工作,日子越来越紧巴。全家都盼着你早日回来,安排个工作,维持全家的生活,你可千万得回来啊!”

他看着信,看着看着,眼泪不知不觉吧嗒吧嗒地掉在了信上。他何尝不知,父母需要孝敬,姊妹需要生活。全家都在指望着他,他是全家的希望。

侦察连这时已听说要赴南疆参战,正准备组建新的连队。他作为一个军政素质皆优的干部,怎么能在这种报效祖国、献身疆场的关键时刻打退堂鼓呢?此时,两种想法在他的内心激烈地搏斗着、矛盾着。

晚上,连队组织观看了电视剧《凯旋在子夜》。那炮火连天中拼杀的老山前线将士给了他极大鼓舞,他被前线将士们的无私奉献精神感动得哭了好几次。回到宿舍,他躺在床上夜不能寐,思绪万千。他想到了下放农村比现在还艰苦的日子,想到了党和政府落实政策安排他家返城的激动,想到了自己披红戴绿高高兴兴参军的情景。

如今,几年过去了,自己由一名懵懂的社会青年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军队干部,在个人利益和革命利益发生矛盾的此时,我该怎样做呢?不,我绝不一走了之。

想到这里,他翻身起床,提笔疾书道“……全家能落实政策返城,是党的关怀、照顾,儿之所以有今天,全靠党的培养和部队的教育。在报效党和人民的时候,在部队需要我的时候,我怎能舍弃大家而只顾自我的小家呢?儿只能违背父母愿望了。我相信父母会理解‘不孝之子’的一片苦心!”

就这样,他把随之而来的“父病重,速回”的电报往兜里一揣,又生龙活虎地投入了连队临战前紧张艰苦的训练。

你看:炎炎烈日下,10多米高的悬崖半山腰,又出现了他敏捷矫健的身影;比武场上,又出现了他夺魁的雄姿。

 

 

 

 

 

 

张建刚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训练刻苦认真,他是我军一名军政素质皆优的军官。他不但有优秀的军事素质,而且有良好的思想政治工作能力。

他苦练侦察专业技术,训练刻苦是全师直属队闻名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新兵连结束时,他的专业技术水平已超过了老兵。1983年,在军里举办的侦察专业技术比武中,他以优异的成绩,夺取了个人总分第一名,师里为他荣记三等功一次。

他训练认真,总是耐心细致为战士们讲解示范,从不因为个人的私事耽误训练。1986年冬,侦察连在辽宁普兰店为大连陆军学院侦察训练大队担任训练保障分队。

一天,他正在组织连队训练,通信员跑来报告他,“排长,你家里来人了!”原来,他的对象从千里迢迢的河南专门到部队来看他。按常理他完全可以回去陪陪,让连队重新安排干部组织训练。可他告诉通信员,“来,给你钥匙,你把她领到我宿舍,我还得组织训练!”

在场的战士们连同通信员一起全傻了,继而痛快地笑了。通信员极不情愿地走了。战士们笑排长太实诚、太认真了。

他对象一看这架势,顿时转喜为怒,气得直想哭,拎起兜子就要走。还是通信员好劝歹劝,才没赌气回去。

训练回来,张建刚乐呵呵地给对象说:“您别生气,我难道不知道你您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可是,训练场就是战场,我怎能随便回来陪你呢?一边是情意绵绵,一边是在冰天雪地中摸爬滚打,战士们看在眼里,心里会怎么想呢?我是带兵人,得带个好头啊!还希望您理解我。”一席通情达理的解释,他们又“和好”如初了。

张建刚不但训练拿手,而且做起思想政治工作来也十分见长。连队有个1984年入伍的黑龙江籍战士,由于家庭生活困难,思想包袱较重,工作训练不上心,害怕退不了伍,便早早地压铺板“泡上病号”了。

作为排长的他,不是批评,而是心平气和地和战士交谈,摸清了战士的想法。然后给战士家乡政府和家里去信,希望给予战士家里适当的照顾,支持战士安心服役,并经常和战士谈心,开导战士。

一次,这名战士真的病了,别人都说:“让他泡去吧!”可他跑前跑后,为战士拿药、递水,关怀备至。最后,他的真诚终于打动了这名战士,战士拉着他的手说:“排长,我对不起你,我今年不退伍了,我要为排里作点贡献再走!”

 

 

部队到达前线后,身为副连长的他,分管作战训练和战场管理。张建刚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作战训练和战场管理中。在战区,他组织了以登山、越野、捕俘、战术和射击为主的适应性训练,并且多次组织进行班、排比武。他积极吸取以前轮战部队的行政管理经验,创造性地加以运用和发展。

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对身边的战友说:“我在侦察连生活战斗了7年,我太爱他了,我真舍不得离开连队和战友们!”在他的作战保证书中这样写道:“如果我在这次战斗中光荣,请组织上正确评价我的功与过,我不希望夸大。并把我的抚恤金拿出200元作为连队的‘行政奖励基金’,加强连队的全面管理。”

由于长期风里雨里的摸爬滚打,张建刚身患几种疾病,其中最严重的就是痔疮。每次大便都要便血,可他始终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次因便血痛昏过去,军医劝他到医疗二所做手术,他去会诊后,连队即将有战斗行动,他将会诊单往兜里一揣,对医生说:“我这点病没事儿,等这次战斗胜利后,我再来做手术。”医生对他无可奈何,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深情地说:“这才是真正的军人,佩服!”

可谁知道,他竟在这次战斗中英勇地离开了我们,正如他在作战保证书中写道“一旦我……请转告家人不要悲痛,不要向组织伸手,告诉他们,我是一名军人,我没有给亲人丢脸。”

在前线的9个多月时间里,他先后几十次带领捕俘组执行渗透和抵近侦察任务,为我连获取了许多作战情报。在每次战斗行动中,他指挥果断,灵活机动,表现出了作为一名指挥员的优秀素质。

1988年的“9.15”战斗中,他担任捕俘组第3小组组长。9月15日凌晨,各战斗小组进入捕俘地域时,两名敌人闯入捕俘位置被俘后,敌人从驻兵房往外猛烈射击。他指挥3小组人员掩护1小组押俘后撤,自己却不顾危险,身先士卒,率先向驻兵房冲去,向敌人猛烈开火,随即毙敌1名。

当他抵近驻兵房之时,不料敌人从窗户里扔出一颗手雷,不偏不倚向他飞来。他本想一脚将手雷踢开,可时间来不及了。只听“轰”的一声,他被气浪和弹片掀翻在地。赶来抢救的战友一看,他的右脚已被炸成重伤,背部被弹片炸伤多处。在如此严重的伤势下,他仍以顽强的毅力,继续向敌射击。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没有豪言壮语,留下的只是“杀敌报国,死而无憾”壮志已酬的欣慰表情。一个英雄的身躯倒下了,可他的精神和形象将永远屹立在我们心中。

为了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我以我血荐轩辕,是每一名军人为之奋斗的最高境界。张建刚烈士和我们永别了,可他无私奉献、勇于牺牲的老山精神和崇高思想品质,与天地同在,和日月同辉!

侦察英雄张建刚烈士永垂不朽!

            

         宋伟邮箱:49345500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