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个张大威/四川省泸州市/宋伟

    作者:宋伟来源:原创时间:2021-11-29

小说         

好个张大威

 

宋伟

 

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意思是过了三十就不要东想西想,老老实实干好眼下的营生。可在最近,马上快52岁的大威,却并非头脑发热一时兴起而辞了职。

为什么在52岁还要辞职?这都源于大威当初的选择。

大威真名叫张大威,大家平时都叫他大威。他是一个老兵,是一个当兵26年的自主择业军队干部。两次上过军校,参加过边境防御作战,在参战部队是旅政治部的一名宣传新闻干事,因为成绩突出荣立了二等功。后来从野战部队回到省军区系统,干到副团职干事转业选择的自主择业。

大威在一家小公司工作期间,经一名战友介绍,他拿着自己的简历和各报刊台采用稿件的复印件以及有关荣誉证书,去应聘一家大型私企的办公室主任,并于一个月后得到通知去面试,随即正式上岗。

大威此后在这家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岗位上干了4年多,得到了企业老板以及同事们的一致好评。大威从内心来讲,还是想一直干到60岁,不再换单位,不再东奔西跑去折腾。也许是他的命运使然,大威就是一个劳碌奔波的人。

前段时间,公司董事会改组换了董事长。这位董事长也是当过兵的,只不过只当了3年兵,改组前是公司的副董事长。私企都是沾亲带故的,都这样。

董事长上任后有点洋洋自得,新官上任嘛,当然处于兴奋状态。尤其在不同场合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我当兵时间不长,但我现在还不是一样领导团职干部营职干部。

言外之意大家都听得懂,公司里面除了大威之外,还有一个子公司的工会主席是军队营职自主择业干部。但大威从来没有计较这些,谁叫人家现在是老大,公司是人家舅舅创办的,现在又控股,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一天下午,董事长中午喝了点酒,打电话叫大威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大威,你在公司上班快5年了吧,前任董事长对你不薄,经济上没有让你吃亏哦,我之前看了大家的薪酬待遇,你一边拿着退役金,一边又在公司拿工资奖金,两份收入加起来在我们这个四线城市算高收入了......诸如此类的话,董事长说了足足有几分钟。

董事长上任后,公司有个别中层干部给他说了一些不怀好意的话:公司这两个转业干部拿两份钱,我们以及普通员工辛辛苦苦的才挣多少。

所以这位新上任的董事长就对大威年底的奖金动起了歪脑筋,开始抠鼻屎。

董事长说的那些话让大威觉得有点难以接受,但介于方方面面的原因,还是一直听董事长说,没有插话更没有解释。

大威心想,我为什么经济上就该吃亏呢?我堂堂一个副团职中校军官,参战的二等功臣,转业是因为响应国家号召放弃公务员安置选择自主择业的,减轻了国家的安置压力,每月那份退役金是我放弃安置后国家给予我应有的待遇,关你公司什么事呢?还有,我来公司工作,不论政治表现还是业务能力和水平,综合素质,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完全是胜任这份工作的,是干出了较大成绩的。那一个个会议,一篇篇讲话材料,一次次检查接待等等活动,是前任董事长和包括你以及同事们看得见的,难道我在公司白吃干饭了?

董事长最后说,马上年底了,今年的奖金要重新进行分配。

大威客气地说,董事长,我在公司的情况你是清楚的,要重新研究奖金的分配方案是你们董事会的权利,但我的薪酬待遇是劳动合同规定了的。

谈话有点不欢而散,但毕竟大家都没有争论,更没有吵架。这事就算过去了。

春节到了,董事长真的说到做到,过年前,大威收到的模糊奖金较去年少得可怜,但他也不好问其他中层干部的奖金,这都是人家的隐私,问了也不会给你说。他隐隐感到压力和危机在向他袭来,他强忍着继续像往常一样工作,没有任何异样。

有一件事终于成为了大威辞职的导火线。

那是端午节前一个周五的下午,由于要迎接方方面面的节前检查、安排节日期间值班等等工作,公司连续开了大大小小4个会议。按照惯例,这些会议都要进行报道,发布在公司的网站上。偏偏办公室职员小李请假不在公司。

董事长也好像是故意“拿捏”张大威,在会上专门说,办公室小李请假了,4篇稿子由张大威来写并且担任节日期间的值班员,我在节前要看到这些稿子上网。

说实话,4篇稿子,就是14篇稿子也难不倒大威这个搞宣传新闻工作出身的老兵。但因为有董事长在奖金发放上“拿捏”大威的事情发生,大威心里自然是耿耿于怀。

大威刚刚到公司时,写材料和新闻报道都是自己操刀。忙的时候经常干到半夜,根本就没有什么周末。想起自己这样苦干实干,还得不到新上任董事长应有的尊重,在公司打工4年多来各种心酸的往事一起涌上心头,他心里就有了“此处不留,自有留”的想法。

散会后,大威在办公室收拾东西,见董事长正好在对面办公室和一个经理谈事情。大威便走了过去,没好气地说,董事长,今天的4篇稿子你安排其他人写,我不干了,明天来公司收拾东西。

大威说出“我不干了”4个字时,董事长被大威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不知所措。那天,大威让他见识了什么叫“分分钟的事”。这么重要的事情,这样快就决定了?刚刚还在会上认真组织操办会议,跑前跑后的公司办公室主任,怎么突然就不干了?

当天晚上,公司副总经理和工会主席等领导纷纷打电话劝大威继续回去上班,不要走。大威说,谢谢你们的好心劝告,我决定了,给自己放放假,学会放下,也是一门生活的艺术。

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写道:“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大威想,如果他继续在公司干,可能肚子也会痛的。董事长以为我52岁了,看你往哪里去,一定会欲罢不能,一定只能乖乖地匍匐在他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的被他“拿捏”。不料,被我给炒了。

辞职后的第二天早晨,大威在微信朋友圈这样回复一个微友:

感谢生命中的那个人,使我有了放慢脚步和思考人生的时间。匆匆挺好,但用一些时间来放空自己也不错。捋一捋自己从参军到现在的30多年,才发现自己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快乐过、曾经痛苦过,曾经踌躇过、曾经后悔过……但如今,我,还是原来那个我,还是那个没有失去血性的张大威!谁叫我这个威是威武的威。好险,差点迷失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差点以为自己会成为那个为了五斗米折腰的唯唯诺诺之人!

大威写出这些话后觉得心里爽了一些,但也在心里问自己,问苍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宋伟邮箱:49345500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