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 望 ——外婆家乡的变化

    作者:高丽来源:原创时间:2021-12-18

我虽然还是初中生,准确地说是刚上初一的学生,但也时常关心着国家大事,时时关注着身边的变化。东林党人说过:风声雨声读书时,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尽管现在疫情还没有得到控制,但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仍在全国如火如荼的展开。我这次回到外婆家,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乡村振兴带来的巨大变化。

 

道路的变化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很久没有到外婆的乡下去了,这是一个周末的上午,阳光灿烂,我跟妈妈一起买了些食材,坐上公交车到乡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还是那条熟悉的公路,只是道路旁的树梢上有些树叶变黄了,下面的树叶还很苍绿。大约十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去外婆的那个站了,不过还要有一段乡村小路哟。以前我会沿着路边采摘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编个花环送给外婆,外婆可高兴啦!可是今天,今天怎么变啦?小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了?“难道我们下错站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妈,好久没有回外婆这里来了?连你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这根本不是我们以前来个的那条路。”我打趣妈妈。

“就是这里,这里叫叉路口,平时开车回来就是从这里分路的,这次你爸爸有事开车出去了,我们走路回去哦。”妈妈解释到。

“去外婆家不是一条泥泞小路吗?这可是水泥路哦!”妈妈永远不服输,这个我知道的,自己的妈自己最清楚了,我只好提醒妈妈,不要丢脸丢到家来了。

“这是政府的村村通工程,不但打成了水泥路,路边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晚上出来都很亮了,这个暑假就打好了。”妈妈告诉我,那时我研学旅去了,她和爸爸回来时见证了这一切。原来如此,如果没有妈妈一起,我绝对下了车就搞不清东南西北

我和妈妈一路边走边聊。“咦,这棵梨子树又开花了。这是秋天,梨子树都搞不清春秋了吗?哈哈哈。我要拍张照片回去问问生物老师。”我犹如出笼的小鸟,一路寻找以前熟悉的事物。

“这是十月小阳春,此时的天气温暖,在此期间会有一些果树开二次花,呈现出好似阳春三月的开花景象”妈妈从小在农村长大,见怪不怪。看来用不着找生物老师了,我妈就是现成的科普教师。

这条乡村水泥公路又宽又平,两旁还有排水沟。以前那条泥泞小路坑坑洼洼,特别是夏天暴雨过后,路面尽是小石头,路也被冲得大坑小,遇到陡坡,车子就打滑,特别危险,路面又窄,如果遇到车,必须其中一辆车,回去在一处宽阔之处才能错开

路的两旁是葱绿的树木,坡上的野菊花开得正艳,一路空气特别清新,比城里不知好多少倍,难怪外公外婆不愿到城里来常住。其实我们家也有两套房子,妈妈和外公外婆商量,让他们搬到城里来,离我们近一点,好彼此之间有个照应,可外公外婆婉言拒绝了妈妈的好意。舅舅家的也说过类似的话,外公外婆说现在他们身体还硬朗,就在乡下住,习惯了。我和妈妈一路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就快到外婆家了。

 

隔壁的变化

咦?外婆家隔壁邻居修新房子了?我记得以前是瓦房啊,准确的说是没有人住空房,据说全家都外出打工去了,好像说是去了云南做餐饮,赚了钱就在那边买房定居了,难道我记错了吗?怎么会呢,以前我回外婆家一定要约好舅舅家的表哥表妹,我们一群小孩子捉迷藏,我还到过那里隐藏过呢。

这大半年没来,外婆家隔壁新建起了两栋小别墅,彩钢瓦,外墙是漂亮的黄色,宽宽的院坝,在院坝边上,主人家砌成了长方形地花坛花坛里种了一部分花草,树枝上挂着红灯笼,远远看去,就像绿叶中开着红花。还有部分花坛种上了蔬菜:有韭菜、小葱、黄瓜和西红柿。我最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了,所以观察得特别仔细。

“张叔,你们回来啦?”妈妈和那邻居打招呼。那个被妈妈称着张叔的人大约六十开外,身材中等,有点胖,我猜应该就是那个做餐饮的老板了。

“哎呀,是燕子啊,好多年没看到了,娃娃都这么了。”那个张叔边笑边走过来“你爸妈挖红苕去了,你们过来坐嘛。”

“张叔,你的房子修的好气派哦!我还以为你们在云南定居不回来了呢。”妈妈夸赞不已,满眼藏不住的羡慕,就像那别墅是自己家似的。

“落叶总要归根嘛,加上疫情影响餐饮业,我的年龄也大了,正好给自己放下假轻松一下,这样想着就回来”那个妈妈的张叔笑眯眯的,可能干餐饮服务时间长了,毕竟态度决定收入嘛,见人三分笑成了习惯。“原以为不回来,以前的房子也没有维修,这次回来只好重修一下。我和你张婶回来了,孩子们还在那边,孙孙要读书嘛。”看来这个叫张叔为人比较低调,不像有些暴发户那样财大气粗,话里话外透着铜钱气。好嘛,看在他笑眯眯且为人低调的份上,我就叫他张爷爷吧。

“张爷爷好!”我冷不丁地招呼,妈妈和张爷爷都惊奇地看着我。

“你儿子哈?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在哪里读书?”妈妈就和张爷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外婆家的变化

没多一会,外公骑着电动三轮车,着一大口袋红苕,风一样的就来了,哇瑟,大红色的三轮车,被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农骑上,简直酷毙了。外公快七十了,个子不高,比刚从那个张爷爷看起来老多了,不过精神很好。

“外公,你好久买的电动三轮车?我来骑几圈。”我被外公的三轮吸引了,眼睛挪不开步。

“我马上把红苕扛下来。就在这坝子里骑,又宽又平。”外公边说边用力拉装红苕的口袋,妈妈帮着外公下红苕,却不准我骑车,理由是我还小。“妈,我都初一了,不小啦!”我嘟着嘴。

妈妈就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我已经是初中的学生了,还把我当小学生一样管着,这也不让做,那也不让干。我平时也骑过自行车的,三轮车比自行车可稳多了。

“那你就在外婆坝子里骑,不许骑到那边的水泥路上”妈妈总算松了口妈妈说那边的水泥路指的是我们回来时走的那条乡道,那里偶尔会有小车经过,妈妈怕我车技不好,乡村路树木和弯拐比较多,到时不管是我的三轮车还是对方的小车刮着、蹭着就不好了,可能她更心我伤着了。这道理我又不是不懂,说出来就是啦,何必一棍子打死,不准我骑三轮呢?大人就是城府深,麻烦得很,就像我们小孩啥也不懂似的。

不一会,外婆也回来了,手里抱着青幽幽的菜,兴奋地给妈妈交谈,我也给外婆打了招呼,就专心地骑三轮车了。

“晓宇,外公的电动三轮好骑吧?只需掌握好方向,要想快点就加油门,要想慢下来就踩刹车。”外公端了条凳子,坐在屋檐下择菜,一边和我聊。

“嗯嗯嗯,还不费力气,比我骑自行车安逸多了。”我头点得像啄米的公鸡。

“那当然,我都快七十的人了,哪骑得动自行车啊?”外公自豪的说“老年人骑车不能像年轻人那样图快,我们要的是安稳,安全第一嘛,是不是晓宇?哈哈哈!

“外公,你啥时候买的?以前没看到你骑呢?”我不敢马虎,生怕一不留神冲出坝子了。

“嘿嘿,乡村公路修好了,你舅舅怕我出行不方便,就给我买了这玩意,你看还新着呢。红色很醒目,反光镜也锃亮锃亮的。”外公介绍“我还骑车载着你外婆去赶集呢,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方便着呢。”正说着,外公的手机响了。咦?这响声跟往常不一样呢,不像外公那个老年机的声音。外公急忙掏出来,哆哆嗦嗦摁了键,生怕慢了被对方挂掉似的。

“大维,你哥俩约好的吗?晓宇和你姑刚到家不久,你就视频打来了,你看你看,晓宇正在骑我的三轮车呢。” 外公换手机了,他以前用的是老年机,没有视频功能的。他口中的大维是我舅舅家的表哥,他上高中了,整天忙着呢,平时很少回老家,不过只要到了寒暑假,他第一个溜回来,有时带上我和他妹妹。外公说着,把手机的摄像头对着我。

“大维哥,你今天没上课吗?你快回来吧,外公买了电动三轮,手机也换了,还有还有,你家隔壁邻居修了小别墅,洋盘得很,比我们城里安逸多了。”一听是大表哥,我顾不上骑车了,拿过外公手里的手机,给大维哥讲起来。

“这些我知道啦,还改不了你那个急性子。”大维哥打趣到。大维哥就是我心中的美男子,高挑的个子,高高的鼻梁,这遗传我舅舅大眼睛,圆盘脸,遗传我舅妈,关键很有爱心哦,从来不欺负弱小,打小我就是他的跟屁虫。“我现在S城集训美术呢,回来不了,你忘了我明年高考啦!”对对对,大维哥最让我崇拜的就是画画,画得那个传神啊,逼真极了,小时候我还当过他模特呢。不过那时我可坐不了多久,谁愿意拿个姿势就这么站着?那玩意累人呢。大维哥通常就叫我摆好姿势给我拍照,然后照着相画。“爷爷奶奶身体好吗?”大维哥是挺孝顺的,三句话离不开他爷爷奶奶。

等到挂了电话,外公告诉我,他的这个智能手机就是大维哥画画赚的钱买的,大维哥的美术专业非常棒,画出的作品常被一些人买去,当然了,他还没有成名,买的价格也公道,他画起画来常常废寝忘食,特别投入,所以他的作品也比较多。他还手把手教会外公视频呢不过通常都是他打过来,外公外婆接听就是了,但外公生怕摁错键,总是一副小心翼翼地样子。

没过多久,外婆叫我们吃饭了,满桌子的菜:腊肉香肠、芹菜炒肉丝、排骨汤、还有一些时令蔬菜,居然还有我最喜欢的荤豆花荤豆花里面有外婆做的酸菜,特别爽口,那是外婆的味道,哇,真是太香了!

“外婆,你知道我们要来提前上街买了豆花呀?”看着自己喜欢的美食,我兴奋极了。

“你们来也不给我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准备点晓宇喜欢的食品嘛。你看嘛,这个是我和你爸昨天做的豆花,没吃完今天就煮成荤豆花了。”外婆埋怨起妈妈“不过现在好了,去年你给我买了打豆花的机器,想吃豆花随时都可以。就是其他的蔬菜,也不用上街就买得到,乡村公路通了,那些卖菜的,卖零食的,卖衣服的商贩,都用皮卡车拉起到乡下来卖,方便得很。”外婆正介绍得起劲,就听外面卖东西的喇叭声由远而近:“苹果、梨子、桔子、瓜子、花生、米花糖,应有尽有,来买哦!”我们相视而笑。

等到那小货车快开到面前,外婆一个箭步飞奔出去“等等,等等,我买点柚子、瓜子、花生和米花糖。”小货车停在了路旁,很快外婆就买回来一大堆食品。妈妈说我们都带了水果的,外婆却说那不一样,可我没觉得有啥不一样。

 

贫困户的变化

午饭过后,外婆张罗着叫外公去一个农户家买鸡买鱼,说是我今年第一次回来,人长高了但瘦了一圈,要整点好吃的给我补补。我给外婆,这不是瘦,这是苗条好吗,是现在年轻人的主流,没听说过一胖毁所有,一瘦遮百丑嘛。哎,外婆这个年龄,确实是没听说过。他们是经过三年自然灾害过来的,觉得要长得白白胖胖才符合标准。

我跟着外公去买鸡,那个农户家是新修的砖瓦结构的平房,据说喂了几十只鸡鸭。“翠翠,**在吗?”快到农户家了,外公看到一个写作业的小女孩,问到。“在的,李爷爷,你去嘛,那狗狗不咬人的。”小女孩说着,朝屋里大声喊她妈妈听到妈妈应了她,就继续埋头写她的作业

一个腿脚不太方便的农村妇女走出来,和外公打招呼,并拿板凳给外公让座,外公赶快接过凳子,并说明了来意。那妇人就进去拿了个簸箕,里面装着玉米粒,一边呼唤鸡一边摇晃着簸箕,并把簸箕里的玉米粒撒向堂屋内。一大群鸡听到主人的呼唤,不约而同都跑回来,有公鸡、母鸡、小鸡,连那条小狗狗都摇头摆尾的来了。

“翠翠妈,你家家禽喂得真不少。”外公夸到。

“翠翠爸农忙时在家种庄稼,农闲时出去做点零工,粮食多了吃不完,加上我腿脚不方便,就喂点小牲口。以前没钱买不起优良的种子,种的粮食老是不够吃,那些年你们大家帮衬了不少。不过现在好了,镇政府给贫困的农户发种子,发化肥,发鸡苗,打水井,安天然气等,连我这房子修建都给了我们五万的建房补贴。现在政策好啊,不愁吃不愁穿的,娃娃读书都是全免费用,连生活费都不用我们出。翠翠,你要好好读书,要对得起党和政府。”翠翠妈既像是给外公闲聊,又像是给翠翠说教翠翠看看她妈妈,点点头。

 

后记:晚上,爸爸忙完了事情,开车来接我和妈妈,妈妈和外婆张罗了一大桌饭菜。饭桌上外公斟上爸爸带来的小酒,劝爸爸陪他喝两盅,妈妈不许,因为爸爸要开夜车,妈妈近视眼,晚上视线很差的,马虎不得,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外公就自饮两小杯。“路修好了,你们以后可以经常回来,晚上走都不用担心了。还有,你们经常回来看看,我们就非常开心了,不要拿东西来,我们这里方便得很,每天都有商贩拉东西来叫卖,我们自己也有三轮车,要上街买也很方便的。国家建设项目占了农民的土地,政府给我们买了保险,现在我们都领退休工资了,不需要你们买这买那的,我们有钱用。”饭桌上,外婆和爸妈唠叨唠叨,正应了那句歌词: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回来的路上,乡村公路两旁亮起了太阳能路灯,亮堂堂的,一路上相当安静,野花香弥漫在微微湿润的空气里,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车穿过了一片桔子林,桔红色的果子从绿叶中探出头来,好像在说,看,我们的果子又大又红,今年的又充满着丰收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