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178)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12-29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五部:泰山除魔

 第一百七十八章节:三鬼密探水仙斋,窗下私听皇宫事。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三个人哈着腰轻悄悄溜出了苗圃,不一会功夫便来到房屋窗户下边。就这样三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蹲伏在窗户下边。

此刻,鬼无影一看这个地方不错即可以隐蔽又可以观察房间里的动静,而且还不易被发现。就在这时房间里边传出来说话的声音:“王爷,清風道长求见!”“此刻房间里边又传出来说话的声音;“噢,知道了,让清風进来,你们先下去吧!“是!”只听见一阵阵轻微的咳嗽之声便传出了窗外。

这时,鬼无影轻轻探头透过敞开的窗户往屋里观看了一下,只见房间内十分宽敞明亮,屋子里边琳琅满目的各种古董书画,临窗一丈多远的地上站着一位胖墩墩的主,只见这个主正站在一张书桌前挥笔泼墨写着什么。此刻鬼无影探头仔细观看着房间里边的情况,心里想一定仔细看一看房间里边是什么人。

这工夫,一个道人走进房间直接来到这个胖墩墩的主身边,这个道人先是打稽首掬恭冲着胖墩墩的主言道:“禀报王爷,衡山派掌门玉衡子已经从京师信王府来到南浔镇,携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的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老侠送来了京师密旨。”这时只见这位胖墩墩的主抬头停住手中毛笔的抒写,看了看进来的这个道人和身边的侍卫犹豫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噢,让玉衡子进来,你们二人先下去吧~”不一会工夫只听见轻微的脚步声音,一个老道士走进房间直接来到这位胖墩墩的主身边,而后弯腰行礼接着这才开口说道:“禀报王爷,京师信王派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的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老侠送来京师密旨。”此刻,这位胖墩墩的主已经将手中的大狼毫毛笔放到笔架之上,并且随手抓起桌面上的毛巾擦了擦手而后走到老道人面前问道:“嗯,玉衡子,华山派独行客、三门派的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人在何处?”“禀报王爷,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的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老侠在贫道的南圣宫中,另外昨日夜巴布巴亚尔王爷从藏南大昭寺万里归来,已经回到太湖上的三山岛桂连山二仙宫中,并且还派十三鹰的壶脾狼、番王斊葵圣人和噶玛巴德丘多杰活佛来到南圣宫,等待王爷的旨意。“嗯,知道了,玉衡子啊,你回去让华山派独行老侠携密信前来,并转告番王斊葵圣人和噶玛巴德丘多杰活佛让二人先在宫中休息几日,择吉日本王亲赴三山岛二仙宫中去见巴布巴亚尔亲王。”此时胖墩墩的主说完话之后重新走回书桌里边,伸手从桌面上拿起来一封蜡密封的牛皮信笺递给老道士并说了一句:“你将此信函交给噶玛巴德丘多杰活佛,一切让他按信函中所说的去做!”这时只见老道人低头看了一下蜡密封的牛皮信笺轻声回答道 “是,主人!”。此时老道人低头犹豫了一下这才接着恭敬地说道:“禀王爷,因为京师事情甚是紧急,贫道已经将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人带到后花园门口候旨,三人已经带到后花园门口!”“噢!什么事情,这么紧急,你去将三人带到水仙斋吧!”这工夫只见老道士低头答应了一声,一转身便急冲冲走出了房间。

此时,窗户下边蹲伏的鬼无影刚想再往房间里边瞧瞧,只听见屋里传出来脚步声音朝着窗户方向走了过来。此刻鬼无影一看心里想 “哎呀”不好急忙就地来了个轱辘滚,从窗户下边直接轱辘进旁边的花草丛中。这工夫只见那位胖墩墩的主已经来到窗户前,往窗户外面的远处瞧了瞧,就在这时候房间里传来三四个人急促的脚步声。就在这时房间里又传出来朗朗的说话声:“禀王爷,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拜见。”只见刚刚走出去的老道人已经回来,而且他身后边还跟随着三个高矮胖瘦不一的人,由于几个人走路的速度十分快,脚下千层底的大洒鞋夹带着嗖嗖的风声。

只见老道士身边左侧走着的这位身高七尺开外,狗舌头一条好像腊肠,娃娃脸,平脑门,方下颏,头上戴着青缎孑鸭尾巾,脑门顶上镶着美玉,黄绸条勒顶,身上却穿着出奇的奇葩。只见他穿着老虎皮做的皮祆,毛朝外边,左侧还露着半截膀子,腰里扎着一根水火丝绦,足下蹬着一双踢死牛豆包大洒鞋,两腿上还套着老虎皮做的皮套裤,绒绒虎皮毛往外边翻翻着。这位随着身体步伐的快速走动,腰肢上也不知道挂着什么东西稀里哗啦直响,再看看这位娃娃脸上还带着一副眼镜,仔细一看光有镜框没有镜片,你说奇不奇怪不怪。左手紧紧拎着一个小小蓝花布包裹,后背上紧紧系着一对宽头宽把的虎头吞噬金刀,这把铜手、铜什件、铜刀鞘、铜刀把的一把宽背宝刃,刀尾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铜环,上面系着红、蓝、黄、绿五彩丝绸,随着走路的速度时而飘扬时而落下,也不知道这是一对什么样的宝家伙。  
 这位就是华山派的门长庐忠,字素然,江湖绰号 “独行侠”。这个庐素然,南京人士,曾经在年青时当浙江巡抚漕运总督时拜华山气宗昙源大法师为师,后升任宣抚使,可惜不过三年因东林党争被牵涉下了天字号大狱,后因京抗运河泛滥无人治理而被皇帝再次启用治理漕运,天启初年看破皇宫大内的黑暗而弃官归绍兴府自养。其兄弟姐妹五人,庐素然为长兄、次弟素清,号聋哑居士,久居台州府碧水岛上的逍遥宫,曾经是大明王朝武林前盟主伊翔锋的姐夫,因其师名出于华山的南峰气宗派昙源法师、九玄真人门下,习得一手的绝功秘传追魂黑沙手追魂拳,从而称雄华山一方地界,素以独行大侠威名以贯陕西一隅。然其三弟庐素文久居浙江杭州府为杭州总兵,曾是俞大佑、戚继光手下亲信,曾与俞大佑五下嵩山少林寺、六进武当紫宵宫,又是兵部尚书大将萧焉手下亲信,均是沿海地域总督兵头威震海疆。这庐素然、庐素清和庐素文三兄弟相距不过百里之地,然而因为是血脉嫡亲往来甚密,其弟庐素清曾年年去浙江杭州府小住一两个月,因其弟庐素清常年久居浙江杭州府与皇帝的弟弟信王朱由检在一起,后来信王从杭州府调任进京城北平府后来往甚少了。

话归前言,咱们再说老道士身体后边右侧紧紧跟随着这位主,身体不太高,宽阔的肩膀、上宽下窄的身材、瓜子型的脸蛋、小老鼠眼睛、眉毛中间一颗红痣、小山羊胡须、身上穿青蓝色长道袍、左侧掖下五个扭袢随着行走时隐时现、头上带如意道冠、头冠为全真派代表型状,圆圆的冠帽、中间空心一缕头发盘成云鬏状,油油黑色的青丝圆鬏露出、周围用金丝绒刺绣成五行小篆体,冠帽正中间镶有一块大拇指大小的天然和田美玉,四四方方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无瑕的光茫,腰中系着水火蓝色丝绦、脚下穿云履大洒鞋,背后背着一把古色古香的七星宝剑,左手捧着一柄二尺多长五金打造制成的拂尘,显得十分平淡无奇。这位便是三门派的无情书生萧天佐。

只见他:  
    
  眉清目秀两弯月,圆脸虎目秀中奇。
  身高五尺开外去,浅蓝道袍登山鞋。
  左手七星铁拂尘,背上两把奇门剑。
  仙风道骨不相同,岂知文弱书生像。  

此刻,在老道身体最后边还站着一位一米五十多的矮个胖老头,这位是一个矮胖子,上下不足五尺、横下却有五尺开外,身形好象似个人肉球,圆圆的、鼓鼓的屁股蛋儿,矮鼓轮墩的,肉乎乎的猪头脑袋,看不着脖子,大圆盘脸蛋子,酒糟鼻子,一对小老鼠眼睛,大蛤蟆嘴,而且嘴唇子还往下耷拉着。别看这个主小个子,胖鼓噜噜轮墩的,眼睛里却露着凶光显得十分精神。

这个平庸无奇的人敦是来于江西龙虎三清无量派的苗夷岳,江湖人称“无情绝命剑客”,此人善使一手三百六十招的绝命八仙剑,最出奇的是有一手飞城术。

今天为什么述说这三个人呢,因为在后文书中这三个人可是搅乱泰山擂、奇袭仙山蓬莱岛、大闹万蛇岛、三进皇宫刺王杀驾的主要人物之一,也是本书中擒拿阉党三奸臣的主要人物。

咱们再说那位胖墩墩的主伸手接过来那小卷黄绫,而后将小卷黄绫轻轻展开看着上面的文字。原来这是信王的秘密旨意,大概意思是信王已经准备于阴历八月十五日亥时许进宫勤王护驾,以效宋太祖例于皇宫神武门皇袍加身,携龙虎卫前锋火炮营、新龙虎卫恭维天启帝退位,兴兵伐谋。咱们再说那位胖墩墩的主看完秘旨之后,深深吸入一口气而后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只见他虎目圆瞪、浓眉紧锁,好长时间黙黙无声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要变天了!”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