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179)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2-02-05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五部:泰山除魔

 第一百七十九章节:五人聚合水仙居,三鬼直奔三清观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上文说到这位胖墩墩的主伸手接过来那卷密封着的黄绫子,而后启动蜡封抽出来里边的黄绫子,轻轻将小卷黄绫子展开仔细看着上面的文字。当他看到黄绫子上的文字时大吃一惊,而后紧紧皱着眉头沉思着。原来这是信王朱由检的一封极度秘密圣旨。黄绫子上写的大概意思是信王已经秘密联络了五王及一批前皇老臣重臣,准备于八十五亥时进宫勤王护驾逼熹宗朱由校退位。并严惩阉党祸国殃民、残害忠臣、杀戮甚嚣,恢复对冤假错案的严肃处置,并拥护新的皇帝治国理政,恢复已经荒废几十年的不上朝理政所造成的恶果,恢复重新治理天下并安定民心。以仿效宋太祖赵匡胤例于皇宫神武门皇袍加身,秘密携其叔父的龙虎卫前锋火炮营、新龙虎卫膘骑营进宫伐谋,恭维天启帝退位,兴兵伐谋,重贤明,远小人,用才略,以安天下,稳定民心!”

这工夫,咱们再说这位胖墩墩的主看完信王朱由检的秘密秘旨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不由自主的仰头长叹。他沉默了良久身体抖颤着倒退了两步,只见他浓眉紧锁虎目圆瞪,好长时间黙黙无语。这时他面对着眼前的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人好一阵黙黙无语。良久,这位胖墩墩的主转身拖着略显沉重的身躯走向了门口,好像思考着什么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要变天了、要变天了。”

此刻,房间里的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人看着这个主的表情眉毛都拧成硌瘩了,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视无言已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以然。再说这位胖墩墩的主重新走回书桌前,这才缓缓卷起那卷黄绫子重新密封好。而后沉默地将其放入怀里,看着对面惊讶之中的四个人,这才长叹了一口气缓慢地走向敞开着的后窗户。只见他默默无声中看着窗外花园的景色。好一会这位胖墩墩的主才缓缓地走回书桌旁提起笔架上的小毛笔,随手从旁边一叠信纸中抽出来两张信笺。只见他毛笔沾墨沉思了一会便挥笔书写着什么,不一会功夫便书写完一封信函而后取来牛皮封装好。再看胖墩墩的主一转身走到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人面前递了过去。这位胖墩墩的主若有所思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说庐素然啊,早年你曾在本王帐下为将,也与本王西征漠北,此信你必须秘密亲手交与信王,并找北平兵部尚书总督你弟庐素文和九门提督成国公朱纯臣,而后秘密去见信王到时候会有新的任务,好了,你们立刻启程吧。”这时这位胖墩墩的主一转身冲着旁边的老道士说道:“安道长,你将观中本王那三匹西域宝马交与他们,让他们三个人即刻回京师见信王,本王随后秘诏西厂八杀进京师皇宫!”。

这工夫,只见无量派苗夷岳往前走上了两步,冲着面前的这位胖墩墩的主抱拳鞠躬言道:“老王爷,那我们立刻启程回京师禀报信王,不知老王爷秋时是否去泰山岱庙黑虎庄,参加八月十五的泰山宝鼎敬奉大典?”此刻,这位胖墩墩的主仰天长叹了一声,扭头看了看面前这位小老鼠眼睛的无量派苗夷岳。只见这位小个子的胖墩墩主说话间眉毛中间的红痣还时不时颤抖了几下,那一缕杂七杂八的小山羊胡须随着说话的声音而抖动着。只见这位胖墩墩的主缓缓说道:“哎,无情绝命老剑客,你也知道本王已经罢免爵位三十余年了,已经无心情再去管什么这个擂、那个台的了,况且八十月十五泰山擂已经不能力挽狂澜了,这陕西山西土匪纵横大地,夔东十三家农民民变暴动、天灾人祸不断发生,皇太极的几十万大军在山海关外的重兵压境,时时威胁着京师的皇家一族,这川贵滇粤等省和内地的旱灾和水患灾荒不断,山东还有阉党乱贼芑图谋逆、还有关外后金努氏一族的什么阴谋阳谋与老夫已经无关矣。”

这工夫房间里的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人互相看了看,一个个也就垂首无言已对了。

这时只见这位胖墩墩的主冲着四人又言道:“哎,好了,你们下去吧!”此时老道士弯弯鞠躬而后冲着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个人摆了摆手,就这样四个人陆陆续续走出了水仙居。

此刻窗外的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三个人听着房间里人的交谈着,不听则罢一听个个吃惊诧异万分。这工夫房间里传来侍女的声音:“禀王爷,湖州府知府来了。”。只见这位胖墩墩的主还在桌旁抒写着什么,听见进来的侍女禀报只是“哼”了一声,而后才说了一句“让他进来吧。”再看侍女一转身款款走出了房间。不大功夫只见一个人走进了房间,直接走到这位胖墩墩的主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这位胖墩墩的主先是一愣停住了书写,扭脸看了一下身边的这位主。

只见此人:

 

圆儿脸,三角眼,狮子鼻儿配阔嘴。

环眼转处露凶残,身高五尺体格矮。

穿朝服,红官衣,乌纱幞帽补子

虎缕丝绦佩玉带,脚蹬一双燕云靴。

 

这时窗户下边蹲伏中的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三个人,偷眼一瞧门口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三个人已经走出书房。

于是,鬼无影伸手一拽鬼不灵和鬼剃头两个人小声说道:“老二,跟上!”鬼无影说完话之后便扭身一纵后腰一哈、头一低舌抵上颚,蛤蟆嘴紧闭。而后深深吸了一大口气两手臂全力摆动,脚尖点住脚下荒草和碎石头,丹田一运天罡混沌之气一较劲。……”身影一晃几个垫步,便像猴子一样穿上了两丈多高的九曲迴廊顶棚,这转眼功夫人沒了。鬼无影运用自己的独门绝技轻功换影移魂,一转瞬间人已经飞跃纵身上了九曲迴廊顶棚。

就这样,三人一前两后就像游魂似的飘飘悠悠悄无声息地跟随着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人一路前行。

这回可好前边四人走出了王府直奔后花园角门,后边三个小老头哈腰紧紧跟随在不远的地方。
  再看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个人东拐西绕,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绕道走出了王府后花园,一直顺着草地走进一大片翠绿茂密的竹林之中。
  这个地方是王府与道观的中间地带,出现了一大片翠绿茂密的竹林。

此时,三个小老头猫着腰紧紧跟随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个人后边,一路跟随走出了三里多地的大片竹林子,一直往竹林子的东北角方向而去。

就这样,鬼无影、鬼剃头、鬼不灵三人并肩行走在杂草丛生的乡间土路上,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瞧着周围的环境,全是杂草丛生、蒿草遍地的洼地。在洼地的东北方向一座雄伟道观群落耸立着,遥遥望去好像前后两排高大的飞檐式建筑。

这时,老道士和华山派独行老侠、三门派无情书生、无量派苗夷岳四人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鬼无影、鬼剃头、鬼不灵三人也来到了道观的前边不远处。

此刻,鬼无影、鬼剃头、鬼不灵三人走上前面的小石桥,只见呈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片小河滩,时不时有河水从桥下流淌出来的哗啦啦的声音。

这时,鬼无影收住了飞速奔驰的脚步,直了直腰身而后冲着身后追赶上来的鬼剃头、鬼不灵叫嚷道:“唔呀,泥鳅鳅,唔叭叭,老瓜饺子的,吾呀王八羔子的,那个杂瓣果子带着那三个人进了前边的道观。”此时,鬼剃头、鬼不灵二人已经飘飘悠悠地赶了上来,遥望着小桥前边半里地的高大道观建筑群落。此刻鬼无影冲着身边的鬼剃头、鬼不灵接着说道:“老二、老三,走,咱们也进观里瞧瞧去!”

就这样,鬼剃头、鬼不灵和鬼无影三人急匆匆走上了小桥,一路急速前行。

其实呀,这个小石桥横跨的河道并不太宽,一转身工夫便走下了小小石头桥。其实这座道观周围全是竹林深深、河流清波。远处,小小的村庄湖光水色、茅屋草房、井字田园、稻香花海,茶树丛丛,緑油油翠绿生色,金黃黄嫩绿生香。其实道观的最北边靠一处不太高的土岗子,凸起的土岗子大概有三四里地左右。而南边依偎着一条不太宽的小河滩,西边却是竹子耸立的小竹林和小树林,东边却是进村的毛毛崎岖土道和不太高的金凤岭,在道观东南方向有一条出村庄的羊肠小道。
  就这样,三人来到道观的侧面高墙之下,顺着三丈高的围墙走了一段路程。这时,鬼无影看了看周围环境轻声冲着鬼剃头、鬼不灵二人言道:老大、老三,咱爷们进去看看!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