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清香入梦来——怀念薛二姐

    作者:许贞来源:原创时间:2022-06-15

今年初夏的雨淅淅沥沥,绵延不尽,似乎永不停歇,天空笼罩着层层薄雾,像我迷蒙冷清的心。六月九日午后,我正坐在窗前烦闷,却听到你与世别离的消息。噩耗传来,难以置信,不敢相信知性优雅,端庄大方,才华横溢的薛二姐就这样猝然长逝,永远离开了我们,只留下我深深的怀念和永远的追思。

岁月的潮流如海,往事如烟,丝丝缕缕飘进心海。回忆起我和你相处的点滴,万千感概涌上心头。我们的父亲都是语文老师,曾在石宝中学教书,他们年龄相仿,都是文学爱好者。你父亲薛国典老师擅长小说创作,退休后呕心沥血写成《青冈岭》;我父亲许复则喜欢古体诗词,在古诗写作上有所研究。两人有共同的话题,经常在深夜促膝长谈。我们自幼相识,你比我大四岁,我一直叫你二姐。后来你父亲调到古蔺上班,你也就离开石宝。

2006年我从石宝中学考调到古蔺镇中,我们就一直融洽的相处16年。彼时你36,我32,正青春年少。你闲暇时喜欢读书,浑身散发着一缕淡淡的书香,保持着自己固有的为人处世之道。像一朵清清的莲花盛开在荷塘,又像一个身着白衣的仙女飘逸于山岗。

记得我刚到古蔺时 ,一穷二白,啥子也没有,只能寄宿在亲戚家,有时难免在你面前抱怨感叹。有一次我们一起在外面吃了饭,我喝了一点小酒,你不放心我独自回家,把我送到家门口。一边走一边安慰我“贞妹,你还年轻,只要努力,一切都会有的。”这句话我永远记在心头。二姐爱美,有很多漂亮的裙子,而我,当时经济拮据,总是素衣旧裤。你送了一条漂亮的花裙子给我,还故意说是穿不得了,小了,这条裙子我至今珍藏。

你是我文学道路的引路人,你鼓励我要多读多写,大胆尝试。利用教语文的优势,在教学中探索,在阅读中积累,在生活中观察。当我的拙作写出来时,你都会仔细阅读,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当我取得丁点进步时,你会热情洋溢的表扬我“贞妹,我觉得你的文章越来越好了,越来越有味道了……”你还说:“贞妹,这段时间有满意的作品没有?甩过来,我给你编辑,发在青冈岭公众号……”而我由于贪玩好耍,不喜欢动脑动笔,写的文章少之又少,竟然没有完成二姐的诚心邀约,这,成为我永远的遗憾。

你是生活中充满智慧与爱心的大姐姐。记得我初次进入古蔺作协群,你教导我要谨言慎行,少在群里说无关的话,用作品说话,为人切记低调稳重。这,给我指明方向,让我少走弯路。你还把熟识文友介绍给我认识,让我走进你们的圈子。

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风起时,我们在晓欧家天楼里荡秋千;日落时,我们在老余家院坝里喝茶;春来时,我们在你家阳台嗅兰香……

而这一切美好的场景,已经定格,已经成为过去遥不可及的梦,只奢望亲爱的二姐化作一缕兰香,伴着圣洁的灵魂,带着幽幽的香味,飘到我的梦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