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菜的母亲

    作者:楼政来源:原创时间:2022-07-25

有谁曾想过一双白皙细嫩的手,承载过多少不为人知的风雨和岁月近一个月因工作与生活的变故,除了失业给我带来的焦虑外,自己还遭受着一连串命运的打击,磨难的刀尖直抵鼻梁。为此,我常常将自己关在房间不与任何人说话。门外的母亲嘴上不说,但她老人家心里知道儿子的苦啊,在这个时候的任何安慰,都不如让时间去抚慰儿子的伤痕来得确切,或许只有这样才会更有利于儿子以后的成长。

买菜做饭是母亲日常必做的事。做这些事不是说她喜欢或应该做,而是生活的重担压在她的肩上,迫使她不得不承担起一位母亲应当履行的责任与使命。自母亲嫁到我家以来,烹饪烧菜已有三十余年,没有太多口福的父亲,在我七岁那年就患上了白血病离世了。时隔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父亲下葬的当天,母亲哭得当场晕厥了过去,这个外强内柔的女人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残酷的事实就这样无情地掐灭了她心中唯一的幻想。从那以后,好好抚养我长大就成了母亲人生目标里的唯一“理想”,为了这个理想,正值芳华的母亲拒绝了除了父亲以外的任何示爱。

高中的某次模拟考,我因成绩不佳在家里乱砸东西。看在眼里的母亲没有对我进行过多的指责,她出门时只是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你替我想想”说实话,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我还真替母亲想过,只是想的内容太过肤浅,远远达不到深刻理解的地步。更多时候是想了往后对母亲的态度好点,不要由着性子乱发脾气。可是到了明天,行为举止依旧如故,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转变。大吼大叫、乱摔东西、恶言相向回数自己青春期有过的叛逆,这给母亲带来了多少数不尽的伤痛啊,但母亲没有“反击”,她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过滤着这些不良的负面情绪,更多的是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细数她所给予的生命曾今带给她的快乐。

连绵的阴雨笼罩了小城好几天,这天阳光穿破厚厚的积云,将阴霾的天空扯开了一道光的口子。天气放晴气候向暖,这天母亲竟打破常规的敲开了我的门说,“今天,天气尚好,不如你陪我一同上街去买买菜吧”我看了看窗外,也就没过多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在拥挤的菜市场里,遇见其他的买菜母子几乎都是并排着走,唯独我和母亲是一前一后地走着,准确地说是母亲走在前面买菜、提菜,而我则是游手好闲地跟在她后面看着,既没替她用塑料袋提菜,也没有帮着她和那些菜贩讨价还价。先声明一下,不是我不懂得体恤老人,而是我要帮母亲提菜的话,她一定不会将塑料袋递给我,我太清楚母亲的脾气了,只要是她能做好的事就不会请求别人帮忙。这也导致我莫名地成了菜市场众人背后指指点点的对象,虽然这些举动多少都会让我有些不快,大概是失业时间过长且在屋里关的太久的缘故,所以导致我对这些不痛不痒的指点,更多的是不予理睬。

回家的路上,母亲提着四大袋的蔬菜和猪肉。我依旧两手空空地跟在她的后面。直到我看见母亲提袋子的左右手臂上暴露的条条青筋如树根缠踞一盘,让人触目惊心。母亲低着头只顾着尽快往家里走,提袋子的掌心时不时地拳握或微微张开。我的心一酸,不禁转念一想母亲为这个家不知提了多少菜了。就在此时,我一下就回忆起在图书馆的某杂志上看过的一篇文章,其内容大致是一位妇女一天用塑料袋提着3斤重的菜回家的话,一年就是1068斤,如果这位妇女提了三十年菜的话,那总量就是32040斤。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啊,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女人为了家庭不灭的炊烟,所默默付出的杰出贡献。而这贡献的伟大不在别处,而来自于对生活操劳汇聚的点点滴滴。

一想到母亲为我们这个家买了三十余年的菜,又看着母亲手掌侧面被塑料袋挂出的条条勒痕,我的泪就不由自主地在眼中开始打转了。这一次,我执拗地抢过母亲手里装菜的塑料袋,以没的商量的态度大步走在了她的前面。刚开始,母亲只是一惊,但惊讶过后,她还未来得及抢回之时,我就把装菜的塑料袋给提走了。这一次,我赢了。向前迈了好几大步回过头一看,母亲也愉快地笑了。这是我失业以来,第一次看到母亲这般天真的微笑。岁月和磨难虽然在这个女人的脸上留下皱纹和风霜,但从她那初心未移的微笑中,可以看出她对这个暂时像鱼一样搁浅在海滩上的儿子是满怀希望的,因为在她较为浑浊且干涩的眼睛里,可以微微地看到鱼入大海的希望。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位即将进入耳顺之年的平凡女人,她用一双布满青筋和命脉的手,撑起了本该让男人撑起的另半边天,她从未向生活的磨难低头,更不会为祈求好的生活而向命运之神跪地求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提菜的母亲在无形之中给我上了极为重要的一课,那就是有“理想”的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灵魂修身和精神自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