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185)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2-07-27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五部:泰山除魔

 第一百八十五章节:三人误入金蛇阵,老少义侠现宝殿。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老侠客鬼无影施展开了自己独门轻功,只见他双臂轻摇呈现出来展翅飞舞的状态,后腰一哈头一仰,深深吸上了一大口天罡气,舌抵上颚而后蛤蟆嘴紧紧闭住,而后两手臂全力上下摆动起来,脚尖点住脚下青石地面丹田运用天罡混沌之气,鼻孔哼出一股白气“咳”一较劲。…”身影闪电般腾跃飞了起来。只见他脚尖轻点了一下便腾空飞翔起来,飞跃起来的他冲着黑暗的空中迅速飞升,只见左脚脚尖以闪电般的速度飞跃上高高的青铜香炉炉顶,几个垫步三晃两晃像鹤一样站在了青铜香炉的炉耳之上。咱们再说老侠客鬼无影施展独门功夫,左腿略微弯曲在空中来了一招仙鹤飞升,只见他在黑暗之中身影凌空好像苍鹰一样,从黑暗的空中往下边观望可以清楚地看到香炉里边的情况,原来白玉观世音站像前的青铜香炉里边却是一个空膛的。
  这工夫,老侠客鬼无影呈单腿独立站在青铜香炉的炉顶之上,紧紧握着七星古剑朝着黑暗空中铁链连接的铁环砍了过去,耳轮中就听见天崩地裂的咔嚓一声,只见老侠客鬼无影身子往后一仰哎呀大叫了一声不好
 只见再看这尊青铜香炉上边空中天棚的顶端“咔嚓”一声巨响,接着便从黑暗的空中急如风、快似电飞下来一股白色旋风,一瞬间从空中排山倒海似的扑向了老侠客鬼无影的头顶和身上。就在老侠客鬼无影一愣的转瞬工夫,一股迎面而来的香灰喷了老侠客鬼无影满脸满身就连耳朵、鼻子和嘴巴全都灌了一下子香灰,顿时让老侠客鬼无影惊愕地停顿在了空中,一转眼短短几秒钟工夫就好像空气都凝固了一样

这工夫,老侠客鬼无影大叫了一声“哎呀”,接着便从青铜香炉上边的空中跌落了下来。就在老侠客鬼无影大叫了一声之时,只见鬼剃头和鬼不灵二人急忙从珍珠灯下边飞速纵身腾空而起。只见鬼剃头一招“鹞鹰穿云”急忙从腰后边拿出来五金链子梭镖往空中一扬,腰中一叫劲的一声准备用五金链子梭镖缠绕住跌落下来的老侠客鬼无影。只见他两脚尖点地身子一哈腰脚下舞动成风飞身跃升,丹田运用幽冥术的纵横之术跟猴子似的,身体腾空而起伸手去抓老侠客鬼无影。再看那位老侠鬼无影手抓脚蹬身体倒着载落,这位到是痛快脚朝上、头插大葱似的直接飞身掉落下来。

咱们再说鬼不灵在老侠鬼无影右侧脚尖一点地面一跃飞腾起来,左右手环抱着奔向落下来的老侠客鬼无影是想在空中抱住跌落下来的老侠客鬼无影。就在这时从老侠客鬼无影跌落的一瞬间,于此同时从空荡荡青铜香炉的里边闪电一般飞出来十几根绳索,犹如金丝蛇一样以电闪雷霆万钧之势缠绕在了老侠客鬼无影、鬼剃头和鬼不灵三个人的脖子、腰间和双腿之上,这闪电一般突然变故的局势让空中的三个人惊愕万分,就在三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愕之际,三个人已经被十几根飞出来的金丝绳索牢牢捆绑于阁楼的空中了。再看这三个人早已经成为了空中绳索网络的活标本了。

此时,空中阁楼里边唯有那盏珍珠灯发着的白色光芒,在无声无息中看着空中阁楼里边突如其来的瞬间变幻。这时的鬼不灵也有一些慌乱了,于是手忙脚乱地挣扎着冲老侠客鬼无影和鬼剃头二人叫嚷着:“老三、老二快想办法~”此刻老侠客鬼无影已经被飞落的香灰呛的两眼难睁泪水直流淌,好一会很不容易这才睁开酸痛红肿的眼睛。

这工夫,老侠客鬼无影已经不慌张了,十分冷静地观察着脖子上套着的金丝绳索和三个人身体上的白色香灰,一边看着一边心里想着这哪里来的香灰呢,仔细观看着全都是白色香灰而且还是用细罗筛过的,这种东西往外一倒扬的满阁楼都是白灰,不过却把黑暗之中的空中阁楼照亮了。

过了好一会,鬼不灵渐渐睁开了烧得通红红肿好像馒头的眼睛,透过肿胀的眼缝观看了一下旁边的老侠客鬼无影和鬼剃头。此刻,老侠客鬼无影和鬼剃头二人虽然被金丝索索住了脖子和腰部和双腿,并沒有像鬼不灵那样手脚、腰部和脖子全被捆绑住了,这二人的双手却没有被金丝索捆绑上还能灵活运用,只是索住脖子的金丝绳索索扣随着身体重量的下坠而越来越缩紧了。再看老侠客鬼无影已经不挣扎了,只是运用自己独门的幽冥闭气功闭住呼吸以减少索扣缩紧带来的呼吸困难。

此刻,鬼剃头急忙伸手摸向后背鹿皮套里的那把久经沙场的紫金砍山刀

突然,就在空中阁楼的楼顶木板天棚上漏下来一丝丝的尘土,鬼剃头正伸手摸鹿皮套里的紫金砍山刀,忽然从阁楼楼顶木板天棚上掉落的丝丝尘土弄愣住了,急忙仰头朝着头顶天棚木板观看,可是断断续续掉下来的尘土弄迷了鬼剃头的眼睛

这工夫,一道由细变粗的阳光从上边斜射了进来,原来是有人从大雄宝殿的檐脊上扒开了一层层瓦片透进来的光线。此刻,老侠客鬼无影在黑暗之中也发现了天棚顶上漏下来一丝丝的尘土,泪水直流淌红胖的双眼透过斜射进来的一夕阳光的亮儿,仰头看了看楼顶木板天棚漏下来尘土的地方,而后又瞧了瞧对面蜘蛛网里的鬼剃头和鬼不灵那愁苦的状态。就在他准备再次抬头观看阁楼楼顶木板天棚之际,只见大雄宝殿的檐脊上已经被人扒开了,继而便听见木版被折断的咔嚓、咔嚓之声,接着阳光彻底地透进了空中阁楼将黑暗之中的空中阁楼彻底照亮。这时,空中阁楼蜘蛛网里的鬼剃头和鬼不灵那已经昏迷了过去,而此刻的老侠客鬼无影虽说已经运用独门的气功闭住呼吸以减少呼吸困难,可是索住脖子的金丝索索扣随着身体下坠的重量越来越重,金丝索索扣也随着越来越紧的缩小以至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就在这工夫从阁楼楼顶天棚木板折断的处飞身下来一个人,只见此人一身富贵华丽装饰金丝金鳞的行头,从大雄宝殿檐脊上扒开的窟窿里来了一招“野鹅下蛋”方式下来了。

此时, 从阁楼楼顶天棚木板折断处飞身下来的这个人来了个“倒空翻”,直接落在了侠客鬼无影、鬼剃头和鬼不灵三个人中央空出来的地方。再看此人雷公脸,鹰钩鼻子、小扁嘴,母狗眼、耷拉着大眼皮、颚下一缕白胡须。窄肩膀、细腰身、罗圈腿。此人身高不到五尺,身上穿富贵华丽的装饰金丝金鳞的,头带八楞貂裘冠帽、肩上披大蓝金丝边斗篷,脖子上披缠着一条火狐狸皮,往身上看大红斗篷里边穿着银白色小紧身衣裤,腰间系着水火丝绦大带,大带上镶嵌着各式各样的宝石和珍珠。这身行头可不简单,这是来至于莫卧儿王国的高贵布料制造。只见此人脚上一双虎皮战靴,别看这位身体不高走路拐了腿,而且还是个离了歪斜得主儿!  
  这人谁啊——

这位可是一个了不起得主人公。咱们以前讲述过大明王朝有十家官方通商大票号,这主儿正是大明王朝天启年间十大通商银票商号之一的,人称“大明朝武林第一奇人的赛武大郎的李中州,人送绰号震九州黑心老怪物的主儿。

突然,就在赛武大郎李中州刚刚落脚这一瞬间工夫,从大雄宝殿檐脊阁楼天棚木板折断的窟窿里又飞身下来一个人,只见此人一身小老道的装扮,再看这位小老道痩高挑的个子,宽肩膀、窄腰身、身穿蓝色长衫道袍、斜打麻花十字扣、紧抓着从阁楼天棚木板折断的窟窿里垂下来的绳子、双手环抱于胸前绳子飞身纵了下来,好像二两绵花一样轻飘飘落到了老侠客鬼无影身后缠绕于腰部绳索之上。

原来呀,眼前这位身穿长衫道袍的小老道正是前不久出现于江湖的萨忠臣。有人会问了这一老一少怎么会来了呢?

原来,萨忠臣、赵楠巽、闽西三鬼、白无常欧阳山与和黑无常上官云搀扶受伤的骷髅道西门入住于五福楼,老侠客鬼无影安排白无常欧阳山和黑无常上官云搀扶骷髅道西门豹往二号房间去了,让二人也好精心照顾受伤的骷髅道西门豹。而后鬼递头、鬼无影、鬼不灵、霹雳神魔赵楠異、白无常欧阳山、黑无常上官云六人让店小二准备晚饭,就在这时对面房间传来巴布巴亚尔王爷重回老宅子,十三鹰壶脾狼去南圣观住宿,番王斊葵圣人和噶玛巴德丘多杰活佛也去南圣观之事。当时鬼递头、鬼不灵和鬼无影几个人研究十三鹰壶脾狼的事情。

后来,就在鬼递头、鬼无影、鬼不灵、霹雳神魔赵楠異、白无常欧阳山、黑无常上官云六人出房间去跟踪出来的小老头和书生三人走出五福楼,小老道萨忠臣留下来照顾床榻上受伤的骷髅道西门。

正当小老道萨忠臣准备去关房门时,突然从走廊闯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