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唠叨”

    作者:陈梦洋来源:原创时间:2022-07-31

你们很难想象,拥有一位军人父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尤其这位老革命还很倔,喜欢唠叨。

作为老一辈改革大军里的“前浪”,我爸充分发扬了艰苦朴素、吃苦耐劳的精神,于是很光荣地拥有了“老黄牛”这个称号。他觉得很自豪,非常急切地想把这个荣誉称号传承下去,继续发扬光大。所以,我就很“幸运”地成了他的形象推广大使。

6点40分,我的卧室门被敲响了。我爸浑厚的声音响彻房顶:“快点起床了,早点去吃食堂,早点上班!”睡梦中惊醒的我一脸无奈,我家距离单位只要十分钟,8点30分上班.洗漱、换衣服加上涂抹护肤品,总共也只需要20分钟,意思是7点30分我可能就已经吃完饭,坐在办公桌前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一路上,我爸都在念“紧箍咒”:“每天要早睡早起,早点到办公室,打扫下卫生,把没完成的工作干完,要保持一个清爽、勤奋的形象,让别人看到你拖拖拉拉地迟到的话像什么样子。想当年我在部队的时候……”

 


 我和妈妈就像小学生一样,听他上课。听到不耐烦时,妈妈就会替我出头“教训”他:“都像你才好,工作狂一个,累死累活的,工作忙起来都不顾家了,家里哪件事情不是我一手一脚地前后张罗。”眼看情况不对,我爸赶紧加快步子,不一会儿就没影儿了。

晚上下班回家,吃完饭,我坐在书房看电视剧。洗完碗筷的老爸也立马跟来了,装作有意无意地与我聊天:“你最近工作怎么样啊?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有没有认真?有没有思考要写什么文章?”

我顿时无语了:“老爸,这是下班时间,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他更来劲了:“休息也不能老是看电视啊,年纪轻轻地多耽误时间。你现在要抓紧时间多努力,多写点东西出来,三天不练手生,你又有这个基础,要多写多发表。我看你这段时间耍懒了,老是看电视剧,这样不行。”

“我在部队那会儿,哪有你这样的基础,全都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琢磨、钻研出来的,头发都磨掉了,写的稿子都堆成山了。看到好的句子,都抄下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抄的本子都有几箱了……”

这些车轱辘话我都能背下来了,为了不让他继续念下去,我只有把电视剧关了,默默打开word文档开始编辑,看到我终于有了点反应,他才慢慢地挪步客厅看新闻。看着他优哉游哉的背影,我在心里嘀咕着:我才不要像你呢,相比之下,我的头发才更宝贵好吧。

其实这都还算是正常操作,跟他一起旅游才真“要命”了。坐飞机、高铁,绝对要提前4个小时以上出发,在机场、车站等候的时间基本都是3个小时起坎儿。

等得不耐烦时,我吐槽他:“明明提前一个小时就可以了,提前这么久到,把时间都用在了等上,太没必要了吧。”

他不仅不以为然,还振振有词地教育我:“乘车乘飞机一定要提前,万一来的路上碰上堵车、事故那些,不就迟了吗,那个时候谁等你啊,接下来的行程都要被耽误了。所以早得迟不得,宁愿在机场坐起耍都要的。”

拧不过老顽固的倔强,我也放弃了继续争辩的想法,反正说得再多,下一次肯定也还会来这么早的。只是我很纳闷,都说母亲爱唠叨,怎么沉稳内敛的老父亲也这么喜欢唠叨啊,动不动就要给我上课。

作为从农村出来的老军人,我爸还特别热衷于种菜、养鸡、养鱼,不仅一有时间就回乡下种地,还将这项“光荣传统”带回了城里。我们家楼顶种满了各种蔬菜:韭菜、茄子、辣椒、番茄、薄荷……不仅如此,只要条件允许,他们还在顶楼开辟了一个角落来养鸡、鸭。这其实也没什么,绿色无污染蔬菜、纯粮食饲养的土鸡土鸭,自给自足挺好的。但只要他们一不在家,我的活儿就来了。早上,天还没亮,老爸的电话比我的闹钟还早:“记得给鸡鸭喂谷子!”晚上,不管我多晚回家,电话也会如约而来:“记得给菜浇水!”作为一名新时代女性,我一向只热衷于吃、不负责养;只想眼不见为净、并不愿脏了手,那些活的鸡鸭我甚至都不想靠近它们。可有什么办法呢,看着那些“嗷嗷待哺”的鸡鸭和蔫了吧唧的花草,只能任劳任怨地去体验生活了。

     “老黄牛”不仅喜欢唠叨,还喜欢人为“制造焦虑”。明明一家人很开心地在看电视、或是在旅游,他总是能“煞风景”地激励我要认真工作、珍惜时间。看到我晚睡、或是吃外卖时,他总会“语重心长”地说:“要早睡早起、规律作息、健康饮食,现在年轻人之所以那么多得病,都是因为吃外卖、熬夜导致身体素质变差的。”要么就是在我开车时,对我“老司机”般的车技“指手画脚”,告诫我还要多加练习才过得了关。我愈发想不通了,外人眼中那个稳重内敛、不多言不多语的“老黄牛”怎么还有两副面孔呢?

就在我自信地认为我这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新时代”理念能对抗得住老父亲居安思危、艰苦奋斗的传统观念时,也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激烈的对抗变成了我单方面的输入。我居然从一个享受生活的“废柴”,变成了喜欢加班的“打工人”,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但不得不说,那些独自坐在电脑桌前疯狂敲打键盘的无聊夜晚,成了我日后难忘的“激情燃烧”的记忆,也带给了我诸多丰厚的奖赏。不仅获得很多奖项,还出版了一本散文集。每当我把奖杯奖状拿回家时,我爸脸上欣慰的表情让我感动,其实这些成绩着实微乎其微,但他总是不嫌弃,只要有一点进步他都鼓掌欢迎。

后来,我妈脑出血半瘫在床,明明请了保姆全天候陪伴,但看着我爸日渐消瘦的体格,我就知道,他又“亲力亲为”了,干的活儿肯定比保姆还多。有一次周末到乡下喂鱼,他还因为太累晕倒了。我和哥哥是又急又气:“你这头老黄牛能不能不要那么拼,你以为你还很年轻啊?身体能受得了吗?”但这个倔老头儿却总是一脸不在意:“保姆干着我不放心,**妈很依赖我的。”虽然我们都很着急,但谁也说服不了他,也只能由着他了。

现在老爸的“注意力”都转向了我妈,对我的关注度呈断崖式下降,这让我顿时呼吸到了“自由的味道”,本以为可以放飞自我,但没想到的是,那些曾让我“怨声载道”的老爸式行为规范却在潜移默化中延续了下来:早睡、早起、认真工作、乐观生活、健康饮食、莳弄花草、遇事提前、时不时写篇小作文,我甚至都慢慢学会了做饭。虽然我并没有如他所愿成为“老黄牛”,也没有学到他老人家的十分之一,但我的思想观念、行为举止却越发有了他的影子,他那份认真工作、积极生活、阳光向上的精神品质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我。

如今,这位老革命还奋战在工作岗位上,每天上班比我还早,看着他步履匆匆的背影,我是又感动又担忧。他就像一个陀螺,一刻也闲不下来,总是不停地转动着、奔波着、劳碌着。他沉稳内敛,却总是用唠叨的语气在“碎碎念”着;他做事并不讨巧,用笨方法却总能有大收获;他对我们的爱并没有显露出来,但那个兜底的、靠谱的人始终是他。他就像一个灯塔,指引、纠正着我们的航向,也温暖和感动着我们。

建军节来临之际,希望我家这位转业干部以及全天下的军人们都能永葆激情和活力,用他们一贯的优良作风带领我们乘风破浪、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