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学这块沃土上他依然是一名辛勤的园丁 ———读柏敏散文集《心语》后所想到的//四川攀枝花/芦长福

    作者:芦长福来源:www.lzzjw.com时间:2022-08-11

2022年7月一天的下午,我正在编辑《西部散文选刊》微刊稿件之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来电者自称是广东深圳市的柏敏。“柏敏,我不熟悉啊!”正当我感到纳闷之际,柏敏又说到:“芦老师,我是西部散文选刊的热心读者和作者,请问您是不是《西部散文选刊》编辑?前不久我还给你邮寄两本个人的散文集给你。”说真的,一听到《西部散文选刊》作者这几个字,就感到特别亲切。

这时候我才想起,前段时间,柏老师向《西部散文选刊》投稿的时候,为了及时和作者沟通稿件的情况。我和柏老师是加了微信,只是没有通过电话。后来通过我和柏老师是交往,才逐渐地了解柏老师。

柏老师,60年代生,湖南新宁人,大专学历,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小散文学会会员、广东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散文研究会会员,《首都文学》签约作家,《作家故事》第二期专栏作家。九十年代初南下广东,做过观澜文化记者。连续获得“深圳市龙华区文化事业发展专项经费扶持。出版散文集《岁月流痕》《心语》,诗集《芳草》等。他从1986年就读武汉教育学院文学创作专业,20世纪90年代南下广东,做过文化站采编,记者。2004年重操旧业,担任中学语文教学工作。现任教于龙华区新园学校。作品散见于《诗刊》《湖南文学》《广州文艺》《打工文学》《学习周报》《伶仃洋》《江门文艺》《南方日报》《宝安日报》等纯文学刊物发表文学作品两百多篇。创作经历及个人事迹在《宝安日报》《南方都市报》等报刊做过专版推介。2015年获得“中华文学奖”。深圳市群文优秀作品奖。辅导的学生在参加第二十届、二十一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小学作文大赛中获得特等奖和一等奖。他本人也获得“最佳辅导老师”称号。

柏老师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和我年龄相仿,我们理应兄弟相称。说实在的,我这位兄长经过脚踏实地的工作,教书,打工,又教书。在辛勤培育下一代祖国的花朵的同时笔耕不缀,这确实是不易。参加工作初期他先较为系统地参加了武汉文学创作班的学习,文学功底扎实。作为辛勤的园丁,工作之余还不忘文学创作。为弘扬正气,传播深圳故事,创作岀多篇(部)文艺作品,广受读者的喜爱。多次获深圳市群文优秀作品奖,2015年获得“中华文学奖”,他撰写的文章《开拓育人为本教育新模式》荣获2018年深圳市教育学会主题优秀论文征集二等奖,经他辅导的学生在参加第二十届、二十一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小学作文大赛中获得特等奖和一等奖。柏敏老师本人也获得“最佳辅导老师”称号。获得………都说“窥一斑而知全豹”,我宁可犯行文“罗列”之大忌,也要把这“全豹”所有之。

伟人毛泽东说过:“一个人做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而不做坏事。”这句话论述了做好事“不难”与“难”的分水岭。说实在的,

由于前这期间,由于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煤矿作家,《攀枝花文学》签约作家,也笔者30多年的老朋友王玉军的长篇小说《井巷壁画》写书评,所以就没有时间来仔细拜读柏老师的这部散文集《心语》。只是借在空隙时间,挤出时间拜读柏老师的这部散文集《心语》。写完朋友的书评之后,我便细细阅读柏老师的这部散文集《心语》,整部散文集《心语》除了自序“心灵之语”外,共分为四大部分,分别是“教育篇”、“母爱篇”、“工地篇”和“生活篇”。读罢柏老师每篇文章,无不被柏老师知识的渊博、文笔的独到、探索生活的细节、勤奋的创作精神所折服。读后深感这部散文集立意新颖、创作手法细致,展现了一些社会现象,耐人寻味。我想这并非一日之功,这是柏老师长期刻苦自学、勤于思考、善于观察、笔耕不辍的结晶。

初拿到柏老师的散文集《心语》,就书的封面设计所吸引。淡灰底色远处山峰有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大雁在展翅高飞,平静的江面上一叶小舟在划动,留给读者的是无尽的遐想。书中间一条深色横杠书用白色写书名两个字“心语”如作者心一样洁白。吸引读者去探寻作者的心路历程。

作家应当创造生活,而不是记录现实生活。作品描写的生活应是陌生的、新奇的、真实的,是-个又一个概念化的生活,是为整篇作品所要表述的意义而设计的生活形式。柏老师《心语》这部散文集描写的是的描写,人物事情一一跃然纸上。实地刻画出的出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一些崇高的精神境界。

文学最能反映人最本质的东西,尤其是情感方面的。好的文学就是人的心灵史最忠实的记录。柏老师这部《心语》,真实地反映了一些社会现实。比如一些地方确实有待许多改进的地方。对于散文,我喜欢读,也喜欢写散文。但始终感觉写的不到位,不能写出散文的精髓。

柏老师的散文随笔因事、因时、因人、因地而作,无论是乡音乡情,故乡习俗,抑或都市景观,还是打工者艰辛困惑和希望,皆“桃花深痕”“流水无声”作者善于在读者习焉不察之处,捕捉生活的一鱗一爪,线条勾勒。轮廊宛然。在内心的徜徉之际,喁低语,发乎自然。

《心语》这部散文集的故事曲折离奇、引人入胜,读后让人啧啧称叹,读完后,让人意犹未尽。

散文集《心语》中文字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推进,但内容仍然有让人手不释卷的魔力,很大程度来源于过硬的细节描写。慢、轻、细的描写,如画画般勾、染、点、擦、皴,让人物别具魁力。”三言两语就勾勒出的心里所盼,每一篇文章都让读者产生好奇,自有继续读下去的愿望。所以说,人物事件的细节描写是刻画人物事件的不二法门。譬如《心语》中《高温上的太阳》一文,柏老师在描写五哥喝酒的动作时,这么写道:五哥提了一瓶“二锅头”来到我家,进门便大声吆喝。见他醉醺醺的样子,我说:“五哥,你是不是又喝酒了?”他把酒瓶举过头顶,嚷嚷着:“没有酒我是活不下去的。”这段话突出五哥的性格,他是一-个行为洒脱的人,喝了酒更是大大咧咧的,说话有时前言不搭后语。另外,文章结尾写到叶嫂对五哥抱怨的那一段,语言极富个性。叶嫂说:“体谅? 他什么时候体谅过我?我在家一把屎一把尿地照看孩子,还要一个人耕三亩多地。扛犁耙、背打谷机、挑谷子的重活儿,几个女人有我这么累?什么事儿都离不开我一双手。他倒好,乐得一身轻松。工地上玩腻了,跑回来玩。这个家似乎成了他的旅馆,高兴来就来,不高兴一走了之。”这样个性化的语言,对于突出人物的性格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其实一篇记叙性散文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作者能否做到疏密得当。散文集《心语》使我最为感动还是那篇《慈母印象》,文中母亲出场时作者对母亲出场是动了一盘心思的,足见作者对母亲思念至深和生活的细致观察。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作者在《慈母印象》这篇文中,可谓不惜笔墨,洋洋两万多字,追记母亲过往影像,用了诸如“母亲的拐杖”“母亲的园子”“母亲的电热毯”“母亲养鸡”“母亲服药”“母亲的坚守”“怀念母亲”“慈母情深”等十五个小标题。唯恐漏下母亲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为读者活生生地展现了一个可亲可爱,无私而伟大的母亲的形象。使读者读过这篇文章之后,留下一个永远难忘的母亲形象。作者在文中这样叙述道:母亲一边说一边伸着松树皮般的手,从那冒着热气的毛巾里抖出几个煮熟的鸡蛋,颤抖着双手递到我的跟前说:“儿子,路上没什么吃的,就这几个鸡蛋,把它们带上吧!”我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喉咙好像千万颗钢针扎着似的。就这样,我一步三回头步入了茫茫的晨雾。读到这里,我也不禁留下了滚烫的热泪。使我想起自己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人们常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母爱就像太阳,无论时间多久,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感受到她的照耀和温热。读了作者这篇《慈母印象》更加深了我对种说法的切身体会。

散文看起来就是讲一段故事,能否引人入胜,这就需要作者的创作手法了。但真正要写好这个故事,也不容易。故事除了要有核心人物事件感受,还要形象饱满,个性鲜明。除此而外,故事还要有逻性,要能自圆其说,要有可信度,要有跌宕起伏的情节,要具备触手可及的真实细节;另外还要讲究语言的生动,情节、细节的有机调动。说来说去,写散文可以有各种手段各种写法,其目的都是为了完成一段好故事。

柏老师这部散文集《心语》就达到了这些境界。作为一名园丁,他不仅辛勤地耕耘在教学育人讲台上,而且在文学这块沃土上也笔耕不缀。我在为柏老师点赞的同时,也祝愿他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

柏老师请我为他的散文集《心语》写点东西,说实在的我是实在不敢当,但面对柏老师诚恳的请求我又不好推辞,这样我也就勉为其难,零零散散写了以上这些文字,也不知道说没有说到点子。只能是在柏老师面前献丑了,算是班门弄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