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合江龙挂山大岩口一一知青纪事之一

    作者:曾一来源:原创时间:2022-08-16

今天一早,我从微信一个好友留言得知,她要去爬山,但不知道她是结伴同行还是单独前往,我作为长辈(她两年来一直尊称我为"老师"),沒忘记像对待自己子女一样,叮嘱她爬山要注意安全。也正是她在远方爬山,一句话便感应到了万里之遥的我,不禁想起我当知青时爬山的往事。

我于197071那天早上,与蓝田交机厂下乡子弟一起,在红旗招展、锣鼓欢送声中,乘上一辆敞篷解放牌汽车,另有一车装满了大家的行李,一路上七弯八拐地开往合江九支区农会公社法王寺。

那时候的龙挂山法王寺,没有通电通车,汽车只能沿着一条尘土飞扬的土路,颠颠簸簸地奔跑到大岩口山脚下的二里场。尚未下车,便见一些青壮年社员拿着扁担、麻绳,簇拥在场口,迎候着泸州知青到来。

社员们很是热情欢喜,知青下乡毕竟是一件新鲜事情,仿佛一块石头扔进他们按季轮回一成不变的生活,在他们内心激荡起好奇心和层层涟漪。他们是各个生产队派来的,分别对应下乡到本队的知青,七手八脚,很快就把行李捆绑装整好,担上肩头。二十几个男女知青,除了随身携带着的背包,都打着空手如甩手掌柜,跟随在"挑夫们"身后,蔚为奇观的一队人马,说说笑笑地向着大岩口进发。

一走出二里场另一个场口, 龙挂山大岩口方向这一面,以它高拔险峻、刀切一般的陡峭,方方正正又巍巍然然地静呈在我们面前。我在泸州城里从小长到大,只在学校春游时爬过方山,以为方山便是天下第一山了,而此刻亲见山岚缭绕的龙挂山大岩口,才真切地感知到:啊!山外还有山。

从二里场到大岩口山脚,约有三五里路婉约地穿过田间地头,社员们放下肩上担子,随便在山脚石板上一坐,吸口叶子烟或纸烟,也有不吸烟的,稍事歇息一下,才正式开始爬大岩口了。值得一提的是,在山脚下,帮我挑行李的三队肖家兄弟俩,见我带下乡的书籍特别多,有满满的五六纸箱,善意地开玩笑说:"这像是在跟孔夫子搬家呀!"我说:"人家孔夫子学富五车,我这一车都不够。"

爬大岩石,从山脚开始的一段路,好似行走在山脚的脚背上,比较平缓,不是特别费劲吃力。但对于习惯在城里走平路的知青来说,已然感觉到是在爬坡了,抬眼望去,更高更陡的考验还在前头呢!

大岩口这条石板铺就的山路,从法王寺修到大岩口,从大岩口修到二里场,再穿过先市、蜜溪,经笔架山脚下直达合江城,可说是到法王寺进香拜佛的一条朝圣之路。诚然,到法王寺另外还有大洼口和石佛沿山沟行的两条路,但这只是支线,干线为大岩口这一路当仁不让,确凿证据之一便是龙挂山惟一的一座山门拱架在大岩口顶上,名叫:太平门,有对联颂曰清平世界、江山美景,可惜原句我记不起来了。

我之所以讲到这条石板古道,是因为年深月久逾千百年的铺路石,在乡下当知青那几年给我的印象尤其深刻。为了经久耐磨,每一块石板都有一定厚度,特别是不知多少代山民、和尚、朝山香客走到这条道路,在石头上磨出了光滑、锃亮和弧度,令我为历史留存下来的这古朴的石头而感动。

联想到如今,游山客可以自驾或乘客车,从石佛公路盘旋而上直达法王寺山门前停车场,方便快捷了很多,却少了徒步爬山的锻练和边走边看的慢游乐趣。近些年,除了修路通车,在开发龙挂山法王寺景区时,人们做了不少工作,如建宾馆旅舍,修观景台,山际缆车道等。我个人认为,景区开发有个适度问题,要防止过度开发,对龙挂山独特自然风景掺杂过多人文因素,与其他地方的景区雷同而失去个性。游客上山,不是来看种种见惯不惊的人为设施的,他们一是来参观法王寺这座千年古刹、烧香拜佛;再是来欣赏龙挂山独有的自然风光,在大自然山林怀抱中放松心情,返朴归真。

书归正传,还是回到爬大岩口的现场吧。

越往山上爬,山路坡度越陡,我们二十几个打空手的知青,一路走走停停,反而落在了肩挑行李的山民后面。几个爱美的女知青,见路边东一簇西一簇映山红开得好看,都争相釆了一把,打算到"家"后养在瓶子里来欣赏。但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我这个经过几年冬泳锻练的人,也有点手粑脚软的感觉,其他知青更不待说了。几个釆花的女知青,也把手中的野花扔了,拿把花都成了累赘。

突然,半山腰钻出了一个拦路虎,这便是大岩口这条朝山路上著名的十八梯,一梯比一梯陡,最后七八梯接近垂直的90度,并且这些石级每一级都特别厚,更增添了往上爬的难度。十来个壮实的农民,原先挑担走在前面,此时此地都慢下来了,低着头,上身前倾,一步一个顿号地开始闯关了!

尤为可怕的是,十八梯在半山腰,右侧靠山坡,左侧石梯一步之外即是悬崖!一失足,千古恨!因此,领队的大队支书贾银楷,一个高大而性格温和的中年人,反复叮嘱大家:千万小心,全神贯注,出不得一步差池!

"挑夫们"一一次弟闯关成功,女知青紧随其后像蚂蚁似的爬上来了,男知青殿后,全都顺利地通过了十八梯的考试。没想到,爬上来才发现,天险之上是一片平缓的地势,可以搁放担子,就地歇脚喘口气,抽支烟。那时我们男知青抽烟的不少,纷纷掏出香烟敬给本队社员,当然也不忘敬烟给贾支书,可老贾不抽烟。

也许,是老天故意设制了险峭的十八梯险要地势,凡不畏艰险攀登上来的人,又故意作为奖励在石板路右边准备了一眼山泉,这对于七月热天爬山出汗太多,口干舌燥的登山人,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于是,一群又累又嬉笑颜开的人,不论山民还是知青,都排队依次享受山泉水的滋润和凉快。我也手捧泉水接连喝了三口,又泼水到自己脸上,啊呀,那个舒服的感觉,只有在经历了劳累、危险的不舒服之后,方才配得享有这份清凉的福报。这清澈纯净的泉水,绝非如今有的不法商家灌装的自来水,而是一滴滴从岩石缝中沁出来,汇滴到下方透明见底的一个水凼里,方便过往路人、四方香客随意饮用

闯过十八梯险关后,山路渐趋平缓,不是太陡,也绝非坦平。大家喝了天然矿泉水解渴后,仿佛又有了力气,马不停蹄地爬到山顶,鱼贯而行穿过古老沧桑的太平门,便已经胜利登顶,到达了龙挂山大岩口的最高处。

登高望远,站在大岩口太平门上,向南望去,是贵州赤水方向连绵起伏的群山;往岩下望去,是星罗棋布的广阔的丘陵和平坝。巍巍然耸立的龙挂山,虽然海拔只有上千米,却是从群丘中拔地而起的一座卓尔不群的名山。

此刻,山风拂面,四野苍茫,我想起杜甫《望岳》中的千古名句:"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这是杜甫青年时代的抒怀,对自己的期许和承诺,他以颠沛流离的一生,"亲朋无一字 ,老病有孤舟",却终于实现了他成为伟大诗人的抱负有志者事竟成,爬山者才有登顶的喜悦。

在法王寺居住那几年,我多次爬过龙挂山,次还担了两包共100斤重的化肥上山,送到生产队大岩口对我成了小菜一碟。